《縱有疾風起》看到葉守儒3次試探唐塵,才懂爍冰的結局早已注定

爍冰隱藏得太深了。

和唐塵談了三年戀愛,走到了談婚論嫁的程度,唐塵卻連她的真名都不知道。

爍冰隱姓埋名十幾年,只為了給父母報仇。

沒想到最了解爍冰的人,不是唐塵,而是龐飛。

有句話說得很好,妳的朋友和愛人都不會像妳的敵人那麼關注妳。

龐飛為了和爍冰競爭總裁的位置,可以說是煞費苦心。

《縱有疾風起》龐飛花了一大筆錢買來了爍冰的資料,這才揭開了爍冰的真面目。

爍冰和唐塵的新仇舊恨

爍冰原名叫何夕。

何夕的父親本是化工廠的廠長,化工廠經營不善破產倒閉了,何父被誣陷貪污吃回扣,身敗名裂,絕望之下跳了樓。

收購這家化工廠的人,正是在商界嶄露頭角的葉守儒。

何母找報社曝光真相,為亡夫伸冤,沒想到報社也被葉守儒收買了,葉守儒在報紙上成了良心企業家,字字都是對他的贊美。

寫那篇報道的人,是才大學畢業進入報社工作的唐塵。

葉守儒踩著何家,迅速上位,名利雙收,成為了叱咤風云的商界人物,而何家被他設計得家破人亡。

何夕父母雙雙含恨離世,留下了才讀中學的何夕,以及年幼且體弱多病的弟弟。

何夕一邊要為父母報仇,一邊要掙錢為弟弟支付高昂的醫藥費,日子過得十分艱難。

支撐著何夕走下去的,是她對葉守儒的仇恨,和對復仇的執念。

何夕化名為爍冰,進入公關行業摸爬滾打,故意接近唐塵,和唐塵成為了男女朋友關系,并且在三十歲升為大公司亦迅的二把手,距離葉守儒的暔興集團更近了一步。

《縱有疾風起》爍冰和唐塵的相遇,全是爍冰的陰謀。

爍冰故意在下雨天氣穿了裙子,打扮得很漂亮,制造了和唐塵的巧遇。

爍冰早就摸清了唐塵的愛好和性格,唐塵誤以為爍冰和自己是真的情投意合,愛好一致,其實全都是爍冰演的戲。

爍冰謊稱自己喜歡爵士樂,只因為唐塵喜歡;爍冰假裝自己喜歡貓,是為了讓唐塵以為她很有愛心。

爍冰欺騙了唐塵三年,唐塵愛得很深,爍冰只是想報復唐塵,沒想到她也對唐塵動心了。

唐塵人品端正,有原則有底線,爍冰在心里給唐塵加分,或許唐塵當年寫贊美葉守儒的文章是因為他對葉守儒的人品不了解。

爍冰一個人去了三次婚紗店,她想嫁給唐塵,然而唐塵卻在關鍵時刻,要和葉守儒合作,并且為了事業讓爍冰妥協,逼爍冰辭職回歸家庭,相夫教子。

心高氣傲的爍冰,受不了唐塵的大男子主義,她對唐塵有了怨氣。

更讓爍冰憤怒的是,她百般勸說唐塵,不要和葉守儒這樣道貌岸然的偽君子合作,可唐塵根本聽不進爍冰的良言。

葉守儒心狠手辣,在業界口碑很差,多次打擊同行,葉守儒要收購唐塵的公司,唐塵一旦答應,要麼以后成為葉守儒的走狗,和葉守儒同流合污;要麼被葉守儒呑得渣都不剩,落得和何父一樣的下場。

唐塵公司急需資金注入,能被暔興這樣的大集團收購,是他夢寐以求的事,唐塵不知道葉守儒的人品,還以為自己被葉守儒挑上很幸運。

唐塵很用心地幫暔興做公關,終于得到了葉守儒的收購合同,爍冰眼看唐塵就要歸順于葉守儒,一氣之下用唐塵的賬號曝光了暔興的丑聞,搞垮了唐塵的公司,讓葉守儒收購唐塵的計劃成為了泡影。

唐塵破產,爍冰卻千方百計接近葉守儒,為了報仇不惜鋌而走險,可爍冰根本不是葉守儒的對手,看清葉守儒對唐塵的算計,也就懂了爍冰的結局早就注定了。

葉守儒對唐塵的3次試探

暔興集團有自己的公關團隊,可惜實力太差,葉守儒一直在外面尋找公關方面的人才,為暔興助力。

葉守儒很看好唐塵,也是真的想收購唐塵。

但他對唐塵并非百分百放心,葉守儒疑心很重,不敢輕易讓一個能力強的人進入到自己的地盤,于是有了他對唐塵的三次試探。

第一次

唐塵幫暔興解決了負面新聞后,葉守儒親自帶著一瓶上等紅酒來找唐塵。

這種紅酒采用的是一種很特別的葡萄釀造而成的,這種葡萄生長在稀有的藍色黏土上,扎根很深,釀成的紅酒口感很好。

一瓶價值連城的紅酒,足以看出葉守儒對唐塵的重視。

其實葉守儒還有另一層深意,他希望唐塵也能像這種葡萄一樣,只深深扎根于藍色黏土,效忠于暔興集團,為葉守儒盡忠。

唐塵當場表態,會好好表現,不辜負葉守儒的期望。

酒瓶下面放著的,正是一份收購合同。

第二次

爍冰利用唐塵的賬號發布了暔興的丑聞后,葉守儒對唐塵的收購也便停止了。

唐塵組建了新的公司,再次找到了葉守儒,一是向葉守儒道歉,澄清真相;二是唐塵還想和葉守儒合作,希望再次得到葉守儒的信任。

其實葉守儒很清楚,那件事情不是唐塵做的。

但唐塵也要負連帶責任,更何況,能夠拿到唐塵賬號密碼的人,大機率是唐塵身邊的人,背后黑手一天不抓到,葉守儒就一天不安心。

唐塵來見葉守儒,葉守儒不讓唐塵開口,卻先讓唐塵陪他下了一盤棋,問唐塵下棋的水平有沒有長進。

唐塵很謙卑,表示自己水平遠遠不如葉守儒,還需要葉守儒的提點,討好葉守儒的意思很明顯。

葉守儒卻有點生氣地說:

「這話說過了啊!過去咱們下棋,可都是平分秋色。」

唐塵內心忐忑不安,那盤棋自然下得很爛,葉守儒失望地對唐塵說:

「妳以前的銳氣呢?妳看看這盤棋被妳下的,瞻前顧后。心不在焉,難免如此啊。」

葉守儒以前欣賞唐塵,是因為唐塵意氣風發,身上永遠有自信,但經過一次破產的打擊后,唐塵明顯已經受挫了。

一個人如果對自己都沒有了信心,合作方又怎麼還會用他?

于是葉守儒讓唐塵慢慢來,不要太急于求成了,委婉拒絕了與唐塵的合作。

唐塵想講出賬號泄密的真相,這個時候,葉守儒的助理卻突然進來,告訴葉守儒說:

「爆料人已經找到了,是明湖周刊的記者。」

葉守儒意味深長地看著唐塵,問他掌握的信息是否一致,唐塵沒舍得把爍冰供出來,慌亂中承認了就是這個記者做的。

唐塵還不知道,這是葉守儒對他的試探,根本就沒有什麼明湖周刊的記者。

唐塵的表態,無疑讓葉守儒對他更加不放心。

爍冰也主動來見葉守儒,要和葉守儒談合作,葉守儒故技重施,邀請爍冰下棋,爍冰說自己沒有下過棋,卻一出手就表現不俗。

爍冰引起了葉守儒的注意,葉守儒摸清了爍冰和唐塵的關系后,吩咐手下仔細去查爍冰。

唐塵和爍冰都想拿下葉守儒的項目,可惜葉守儒對他們兩個都抱有戒心,葉守儒這只老狐貍,不是爍冰隨隨便便就能抓住尾巴的。

第三次

為了拿下菲答的項目,唐塵和爍冰再次來求葉守儒。

菲答背靠的是暔興集團,葉守儒的態度當然很重要。

唐塵和爍冰很有默契,不約而同都給葉守儒搬來了一盆蘭花。

葉守儒喜歡蘭花,唐塵和爍冰投其所好,但兩盆花卻完全不一樣。

爍冰財大氣粗,拿來的是昂貴的品種,而唐塵的小作坊才成立,正是缺錢的時候,只能搬來了一盆最普通的蘭花。

葉守儒很喜歡隱喻,他很有深意地說:

「一個是我的新歡,一個是我的舊愛。一個是老相識,一個實力不俗,令人不可小覷。」

葉守儒表面上是說唐塵和爍冰都很優秀,他做不出選擇,實際上,是他對兩個人都起了疑心,對哪個都不放心。

葉守儒讓唐塵和爍冰公平競爭,是想坐山觀虎斗,讓他們自己露出馬腳,葉守儒的「不偏不倚」,才是對唐塵和爍冰最狠的算計。

爍冰和唐塵的結局

《縱有疾風起》爍冰走錯了路。

她本可以有扳倒葉守儒的捷徑,可惜因為她對唐塵的不信任,導致她走了彎路。

如果當初爍冰能對唐塵坦誠相待,唐塵一定會為爍冰的事全力以赴。

唐塵曾經有過距離葉守儒最近的機會,葉守儒也對唐塵比較信任,爍冰卻自以為是,破壞了唐塵和葉守儒的聯盟。

爍冰之所以對唐塵不夠信任,一是因為唐塵和葉守儒有交情,為葉守儒寫過歌功頌德的文章;二是爍冰對自身條件的自卑。

一個背負著仇恨的女人,還有一個長期需要治療的弟弟,戀愛的時候唐塵可以對爍冰有求必應,真要走到結婚那一步,唐塵未必還能接受這樣的爍冰。

于是爍冰在關鍵時刻「出賣」了唐塵。

即便爍冰做了很多傷害唐塵的事,唐塵也仍然相信爍冰的人品,兩個人分手后誰也放不下誰,說明他們都對彼此是很在乎的。

爍冰一個人的力量,根本對抗不了葉守儒,她最需要做的事,是和唐塵和解,主動把自己的過往告訴唐塵,尋求唐塵的支持和幫助。

爍冰想要為父親報仇,絕不是把葉守儒搞垮了就可以了,她還需要為父親正名,恢復父親的名譽。

唐塵報社記者的履歷和人脈,可以幫助爍冰挖出真相,澄清事實,這才是唐塵能為爍冰做的最有意義的事情。

爍冰和唐塵聯手,才是最好的結局,很多時候,孤身一人去冒險,還不如強強聯合,爍冰也許是怕自己會連累唐塵,但唐塵怕的,不是她的連累,而是她的隱瞞和輕視。

葉守儒早晚要付出代價,做過的事都會留下痕跡,沒有人可以一直顛倒黑白,爍冰和唐塵終會牽手同行,撥開迷霧。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