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甄嬛傳》:孟靜嫻死前的坦白局里,藏著果郡王根本不愛甄嬛的真相
2023/09/12

在電視劇《甄嬛傳》中,浣碧的戲份可以稱得上是劇中舉足輕重的。

但偏偏,導演分給她的角色,是「小人物」式的存在。

然而很多看似無法推動的事情,都有著小人物的身影,有著他們不經意間的推動。

例如甄嬛最開始發覺宛宛類卿真相的那件衣服,例如背后突然被成了炮灰的姜忠敏,再例如…….浣碧得到果郡王后對甄嬛的背叛。

浣碧,算是《甄嬛傳》中一個神奇的存在。

人都道「父母之愛子,則為之計深遠,」但可悲的是,甄遠道與何綿綿對這個女兒的關愛與謀劃,幾乎為0。

而浣碧的故事,開始于她的出身,一切,也結束于她的出身。

01

錯誤的人生

對于自己的出身,從現代的角度來看,浣碧是最難得崛起女性意識的那個。

可很多時候,在她難得崛起的人生橋段里,許多時候,都在「計較。」

我們會發現,很多時候,浣碧所出現的地方,都充滿了「事兒多,看不慣,不是一般的有是非。」

可造成她今天這副擰巴樣子的,更多的,還有甄遠道的自私,以及甄嬛的利用。

電影《血觀音》中,棠夫人形容自己的女兒是「小姐命,丫鬟身,」而浣碧又何嘗不是呢?

浣碧的出身,明面是婢女,但實際上,卻是甄嬛同父異母的姐妹。

「同樣是父親的孩子,我們身上流著同樣的血,為什麼你就可以是高高在上的主子,而我卻只能是卑賤底下無法擁有權勢的那個?」

說到底,在一定程度上,出身上的不完美,在一定程度上影響到了她。

說到底,這才是浣碧心中始終憤憤不平的地方。

人人都討厭浣碧,人人也都有可能是浣碧。

自我以上人人平等,自我以下階級分明,才是大家覺得這個人物豐富之余,愈加可悲的點。

否則,她也不會在成為果郡王的側福晉后,轉頭就把曾經在危難時刻幫助過她和甄嬛的采蘋,送到宮中去,卻還在甄嬛的面前說「她愿意。」

人是需要感恩的,但浣碧很顯然并不是那種上位后,仍選擇牢記恩德的人。

02

背叛的根源

浣碧,曾經對甄嬛有過兩次背叛。

而這兩次背叛,在一定基礎上,都是為了自己而活。

一次,是在被曹琴默撞見她私自給母親燒紙錢拿住把柄的時候,浣碧隱藏已久的上位心思也正是在此刻顯露了出來。

無論是在入宮前還是入宮后,甄嬛未必在一定程度上是真心待她的。

畢竟人在畫餅的時候,說出自己話,自己都未必能信。

而浣碧在她的成長過程中,大概得到這樣的餅,已經太多了,以至于對于甄嬛所畫的餅,她其實是并不怎麼感冒的。

何況,這兩個人,即便是一父所出,但畢竟處在一個階層等級異常明顯的階段,又如何會相互信任?

而話說回來,人畢竟是自私的。

如果浣碧的母親并不是罪臣之女,是可以被甄遠道堂堂正正迎入府中的側室呢?她也未必會知足。

畢竟人性的變化千千萬,誰有能夠料到日后的結局是什麼呢?

最初,浣碧只是想給自己娘爭一口氣,但正如甄嬛所說,她所處的地位和階層,給了她難以看到全局和家族未來的局限性。

更何況,后期甄嬛所給她畫的大餅,在一定程度上,都未曾實現過。

所以,在「小像事件」的那個夜晚,她才會如此急切地動手,用自己的計謀搏一搏前程,當然了,還有她對果郡王的愛。

如果沒有余鶯兒倚梅園的上位,沒有安陵容那樣「小門小戶出身的女兒」成為寵妃為例,或許浣碧不會生出那麼多的小心思,她的進步之心一直都有,但很大程度上,她自以為期待的情感中,未必有人愿意她這麼上進。

事實上:

從甄遠道不顧一切同浣碧的母親好媽媽有過聯絡,甚至誕下這個孩子開始,我們就可以看得出,甄遠道未必有多珍視這個女兒。

一定程度上,他希望甄嬛能夠把浣碧帶進宮去,一部分是希望女兒能夠接手他年輕時候任性妄為所造就的爛攤子開始,還有一部分,是承載了過往對何綿綿的感情,人都說「老來多健忘,未有倍相思」,便是如此。

何況,浣碧的存在,是他自己在提醒自己不要忘記這段情,同樣的,他亦無法真正面對這個罪臣之女出身的女兒。

而浣碧悲情的一生,也正是由此開始。

一開始,她只是想把自己當做工具,像甄嬛一樣成為光耀甄氏門楣的榮耀,但計劃還未開始她便發現,僅僅憑借自己的能力,她未必能夠真正在后宮這個地方走下去,甚至于,活著。

而這僅僅是她的第一次背叛。

另一次,則是在她嫁給果郡王后,對待當時已然失智的果郡王,一次徹徹底底的坦白。

她說:

「王爺,我從來都沒有求過你,這次我求你,我拿我的命求你,你不要走,長姐她雖然是我的親姐姐,她雖然有恩與我,但是你時我的夫君啊,又是我這一輩子唯一愛的男人,我寧愿你去傷害任何人,也不愿意去傷害你。」

對于大多數觀眾而言,他們或許無法理解,浣碧為什麼會對果郡王有如此深厚的感情,甚至于真的可以為了這個人犧牲掉自己的生命。

我只想說:

很大程度上,果郡王的出現,在浣碧的心中,是不可言說的救贖。

浣碧初遇果郡王時,正值她人生自尊心最遭受打擊的時候,而果郡王的突然出現與安慰,無疑成為了照亮她生命中的一道光,讓她找回了被打擊的自尊心與自信心,甚至,在一定程度上,讓她撿起了另一種期待。

時間久了,對于浣碧而言,愛果郡王甚至成為了一種本能,甚至是一種執念。

然而浣碧的可悲之處也正在于此。

她好不容易通過運氣,時機,乃至于自己的努力得到了想要的,卻在不經意間踏入了一個名為愛的陷阱。

剛從一個坑中走出來,又跳入了另一個坑中,心甘情愿之余,卻也失了自己。

于是乎,最終,她的死亡成全了她的執念,也帶走了她自己。

03

人性的遷移

而真正令浣碧產生幻想,則是兩個人的上位。

一位是曾經的「妙音娘子,」

文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