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歌行》原著:李寒衣的結局,暗示了無心父親之死另有隱情

「我們雖是兄弟,但卻同母異父,我們的父親還是死敵。我不提刀砍了妳就不錯了,還好意思讓我幫妳奪帝位?」

天外天廊玥福地,閉關修煉的無心怒斥親哥哥蕭羽,卻不知這并不是他們第一次見面。

無心的哥哥蕭羽

蕭羽是北離七皇子,母親為宣妃易文君。

易文君出身江湖,師從蕭氏皇族護衛雪幽泉。

因門第不顯,蕭羽在宮中沒少遭受白眼。這樣的童年經歷,讓他自小發誓,一定要奪得帝位,將所有人都踩在腳下。

可是,蕭羽的稱王之路上有兩只攔路虎——二皇子蕭崇和六皇子蕭楚河。

二十三年前,蕭崇喝了一杯別人遞的水,從那之后,雙目失明。

北離沒有目不視物者榮登大寶的先例,所以,皇位繼承人將有很大可能在蕭羽和蕭楚河之間產生。

稷下學宮里,蕭楚河入學便是祭酒門下弟子,蕭羽則因天資不足,整整兩年還待在外學宮,不得其門而入。

才賦比不過蕭楚河,蕭羽便勤修武學,可蕭楚河十七歲就入了逍遙天境,叫蕭羽望塵莫及。

蕭楚河是人人稱羨的天之驕子,蕭羽不服,偏要擺出一副紈绔的樣子來。原著里這樣解釋蕭羽的動機:

「我就是讓那些人知道,我和妳蕭瑟(蕭楚河的化名)不一樣,我和妳不一樣也能成為天子!」

數年前,瑾仙公公拜訪寒水寺,蕭羽知道無心在那里后,哭著鬧著讓瑾仙帶他一同去。

瑾仙與無心坐而論禪,聊到盡興處,吩咐侍童背著忘憂大師把壺里的茶換成了酒,而這名侍童正是蕭羽。

四年前,蕭楚河因涉瑯琊王謀逆案而被貶庶人,這讓蕭羽暗暗松了口氣,但他沒敢懈怠,依然抓緊時間培植自己的勢力,將殺手組織暗河和魔教納入麾下。

魔教是大大小小三十幾個域外教派合起來的統稱,為首的一支是天外天。

十二年前,魔教東征失敗,天外天的宗主葉鼎之雖去世,但魔教仍有一戰之力。

于是,中原武林與魔教簽訂十二年鎖山河之約,而葉安世則作為質子被忘憂禪師收養,取法號「無心」,天外天的事務都交給了白發仙和紫衣侯打理。

無心天生魔心,忘憂斷他此生沒有佛緣,便讓他入羅剎堂修習秘術,參悟萬物心法。

十二年后,無心重返天外天,短短幾個月就平息了內亂。

此時,銷聲匿跡四年的蕭瑟現身雪月城的消息早已傳到了蕭羽的耳朵里,他見無心的能力遠遠超出自己想象,于是不遠千里趕到廊玥福地,希望與無心結盟。

李寒衣的結局

雪月城有三位城主,分別是百里東君、李寒衣和司空長風。

百里東君是瑯琊王的義兄,李寒衣的母親李心月是天啟四守護的青龍使,而司空長風則是朱雀使。

四年前,瑯琊王曾與天啟四守護約定,保護最有資格繼承帝位的蕭瑟。也就是說,于情于理,雪月城都是站在蕭瑟這邊的。

與自己的母親不同,李寒衣不愿涉朝堂之爭,醉心練劍。

她因不服孤劍仙洛青陽,在蒼山結廬而居,修煉止水劍法。

十六年前,趙玉真成為望城山開山以來最年輕的天師,整個江湖為之震動。

李寒衣女扮男裝攜聽雨劍慕名前往,卻被見人先見氣再見形的趙玉真看穿,用劍挑開了她的面紗,兩人一見鐘情。

三個月后,李寒衣再上望城山,趙玉真折了一枝桃花朝李寒衣擲去。

李寒衣長劍欲擋,卻見趙玉真輕輕抬手,用大龍象力御起那桃花枝輕輕一墜,一個轉彎又高高揚起,劃破李寒衣的面巾,風華絕代的容貌重現,讓修道養性的趙玉真看得心潮澎湃。

兩人約好,等第三次見面時,趙玉山就隨李寒衣下山。

數月后,趙玉真感知到聽雨劍的劍意以及一絲與李寒衣相近的氣息,匆匆外出一看,發現來的是雷云鶴。

雷家有祖訓,子弟潛心研究火器、拳法和指法,不準碰任何兵器。

可雷云鶴的兄弟雷轟,自從見了李寒衣與趙玉真一戰,不僅對李寒衣心生愛慕之情,更是被他們的對決所折服,回家后告訴雷云鶴,說世上武學,最美仍是劍。

雷云鶴不服,孤身拜會望城山,一指打退上百攔路道士,兩指掀去乾坤殿屋頂,見到了閉關修煉的趙玉真。

趙玉真走火入魔,斷了雷云鶴一臂,自己也元氣大傷。

李寒衣知道后,三上望城山,為趙玉真擋住了來拜山的雷轟,拒絕了對方的表白,傲慢地說等他悟出了劍仙之劍才有資格談情說愛。

雷轟因此畫地為牢,再不出家門一步,而趙玉真因不知李寒衣到過望城山,在山上一等就是十六年。

十六年后,李寒衣不愿再蹉跎歲月,下蒼山出雪月,一為問明趙玉真的心意,二為向雷轟道歉,但此舉在蕭崇和蕭羽眼里卻被解讀成了要助蕭瑟重回天啟奪位。

南安城內,李寒衣遭到了暗河兩位家主蘇暮雨和謝七刀一明一暗的阻攔,突圍而去后,身后又立刻跟上了唐門三老。

唐隱、唐裂、唐月落,這三個與唐老太爺同一輩的長老,十年后應蕭崇之命重出江湖,把李寒衣趕到了她的父親雷夢殺曾經殞命的落雷山。

蘇暮雨的必殺之劍、唐門三老的佛怒唐蓮,再加上謝七刀的殺神一刀,李寒衣斷無生還可能。

趙玉真算到李寒衣有難,及時趕至,一劍將唐門暗器暴雨梨花針斬了回去,唐門三老額間瞬時噴出血泉,倒地而亡。

擊退暗河后,趙玉真才發現,還是有一根暴雨梨花針封住了李寒衣的氣門。

重傷之下,趙玉真強行替李寒衣療傷,力竭而亡,臨終前,他在桃花樹下娶李寒衣為妻。

這是趙玉真此生唯一一次下山,他曾幻想過無數次兩人重逢的場景,想來想去都覺得應該有桃花,于是攜來了滿林花瓣。

他喚李寒衣「小仙女」,余音尤在,斯人已逝。

李寒衣受不了打擊,走火入魔,功力暴增,揚言要屠盡暗河為夫報仇。

儒劍仙謝宣和怒劍仙顏戰天聯手都無法制服李寒衣,雷家堡英雄宴上,李寒衣殺得暗河大家長蘇昌河奪路而逃。

李寒衣緊追不舍,雷轟和謝宣跟在她后面,幸而遇到無心,三人合力,李寒衣才恢復了神智,只是境界大跌,三年內再難入劍仙之境。

無心父親之死另有隱情

趙玉真心懷蒼生,終為一人付出性命,而葉鼎之則不同,他因一人而置黎民于不顧。

二十年前,易文君奉師命嫁與蕭若瑾,及至蕭若瑾登基,被封宣妃。

蕭若瑾對易文君視若珍寶,屢次想立其為后都被朝臣以身份低微為由駁回,于是,他把對易文君的愧疚都施還到了兒子蕭羽身上,縱使蕭羽不學無術,還是成了十二個皇子中第二個被封王的。

易文君從未愛過蕭若瑾,她出身草莽,向往的是自由自在的生活,可深宮內苑的教條法規就像枷鎖一樣勒得她喘不過氣來。

蕭羽一歲那年,易文君在湖邊留下一根簪子,世人皆以為她投湖而死,原來她只是回到了曾經心愛的葉鼎之身邊,生下了無心。

四年的時光,是無心一生中為數不多的快活回憶。他與父母一起生活在杭州,三口之家,怡然自得。

他還有一個叔叔,叫王人孫,一手碎空刀耍得出神入化,是葉鼎之的摯友,也是忘憂禪師唯一的朋友。

小的時候,無心常騎在王人孫的肩膀上,拔他的長胡子玩,嚷嚷著要拜他為師。

好景不長,有一天,人們在易文君常去的湖邊找到了她的梳子。

同樣的招數用兩次,就有些可恨了。

葉鼎之想當然地認為易文君是因為過不了平凡日子,拋夫棄子回到了富貴之地,卻不知她是因思念蕭羽,偷偷探視而被蕭若瑾困在了宮中。

葉鼎之誤解了易文君,帶著無心去了方外之境,建天外天,統一域外所有宗派,然后對北離王權發起挑戰,發誓要嚴懲蕭若瑾和易文君。

王人孫勸葉鼎之三思,因愛生恨的葉鼎之哪里聽得進去,在祁連山布下百里孤虛大陣,其中鬼魅百現如人間地獄,又有一百八十人祭起魔行天陣,一時無人可破。

魔教東征,也動搖了暗河的利益。那時的蘇暮雨還不是蘇家家主,在暗河的代號為「傀」,他與李寒衣并肩作戰,曾與魔教右護法纏斗一天一夜不分勝負,而暗河的三十二蛛影則輕而易舉地就將魔行天陣攪成了碎片。

至于中原各大門派,望城山的趙玉真一人一劍逼得魔教大軍繞道百里;雷家堡堡主雷千虎與魔教幽冰長老對掌三次后將其擊斃,名聲大振的同時落下了一身無法根治的寒毒;儒劍仙謝宣一人未殺,攔在太常山下,擋住了魔教兩大護法和三百教徒,為百里東君創造了和葉鼎天對決的機會。

葉鼎之以半招之差輸給了百里東君,倉皇而退,卻遭到了王人孫、雷家堡雷千亭、溫家溫冷、潮王閣落夜闌、暗河蘇暮雨以及雪月劍仙李寒衣的狙殺。

出賣葉鼎之行蹤的是為師門所迫的王人孫。事后,王人孫以師門情意已報為由,放棄掌門繼承資格,退出天山派,去了大梵音寺。

李寒衣等人趕到時,易文君和師兄洛青陽已經到了,正與葉鼎之敘話。他們不知對方是敵是友,沒敢向前,只在原地靜觀其變。

魔教東征,差點把半個北離打下來,雪幽泉拼死反抗,死傷殆盡,只剩易文君和洛青陽兩個門人。

在易文君的哭訴中,葉鼎之終于明白,自己被憤怒沖昏了頭,竟致生靈涂炭,妻子師門被滅,而這一切,原來都是個誤會。

真相大白,葉鼎之無言面對江東父老,拔劍自刎,以謝天下。

葉鼎之死后,易文君隨洛青陽離開,回宮繼續做宣妃娘娘,各大門派礙于皇威,認為此事不宜外傳,于是派人放話,說是李寒衣殺了葉鼎之,也算是替她和雪月城立威。

寫在最后

李寒衣認識葉鼎之的時候,他還是位游俠,與李寒衣喝過酒聊過天,還傳過她幾式劍招。

曾經的李寒衣,很仰慕葉鼎之。

誰承想,多年后兩人重逢,葉鼎之成了魔教教主,李寒衣則代表雪月城不得不與昔日好友為敵。

易文君突然離開后,葉鼎之非但沒設法找尋妻子,反而搬離故居,切斷了所有聯系,以致易文君多次想找他解釋清楚都找不到門路。

趙玉真身負天劫,一生只有一次下山機會,因而只能與李寒衣各自安好,可葉鼎之明明有機會與心愛之人長相廝守卻閉目塞聽,導致百姓罹難、尸橫遍野。

雖然最后他以死謝罪,但可憐年幼的無心,比不上同母異父的皇子蕭羽,小小年紀就寄人籬下,與青燈古佛為伴,無父無母,活得凄涼。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