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養娃高手」劉燁:窮養混血兒子諾一,因保姆說錯話將她開除

在劉燁的家里,有三樣東西是絕對不能提及的,這三樣就是謝娜的名字、寶馬和奔馳,有一個保姆在劉燁家里提及了后面的那兩個,馬上就被劉燁的老婆安娜直接趕出家門。

安娜,1980年出生于法國尼斯的猶太家族,她的爸爸是一位劇院女主角,而安娜的妹妹則是一位女明星,雖然在法國的知名度不高,但她的閱歷還是很豐富的。

他14歲去巴黎進修中文,對法語,英語,漢語,意大利語,西班牙語都有很好的造詣。

法國駐華使館工作,專業攝影記者,現為法國使館工作。她的《北京肖像》是一幅描繪北京形形色色的人的畫像。

安娜是06年才公開露面的,當時人們還在為謝娜和劉燁的離別而興奮不已。

安娜的人生中,她并不在乎這些,她和劉燁在一起的時候,并不知道劉燁是一個大明星。

至于劉燁,他可不想因為自己的名氣,而讓安娜對他的看法產生什麼負面的看法,因此我并沒有告訴安娜自己的真實姓名。

後來兩人去了一次聚會,在劉燁被眾人矚目的那一刻,他對安娜說:「我是一個小明星。

但安娜不在乎劉燁是不是大明星,她只是出于好感才選了劉燁,跟他的身世無關。

劉燁是一個很有實力的男主角,曾經在很多電影中都有《那山那人那狗》、《守島人》、《血色浪漫》等作品。

第一次見到安娜的那一年,正是劉燁最落魄的時刻,他剛剛和謝娜度過了5年的感情,

他的職業生涯遇到了一個障礙,就是靠著喝酒,每次都是酩酊大醉,一覺都沒能睡個好覺。

劉燁與安娜在一個法國的聚會上相遇。那個笑容溫暖、說話溫柔的法國女人,就象一束陽光,照亮了他陰沉的生活。

劉燁:「一眼就喜歡上了她。」

從那以后,兩人就一直在一起,劉燁一開始的直覺是對的。他說:「在安娜的時候,我能感覺到她對我的包容和感激,所以,我對她很輕松,很隨意。」

結婚三年,他們生了兩個孩子。安娜是一個很好的媽媽,她的孩子霓娜和諾一都很好,也很好。安娜也是一位賢惠的太太,她會做飯,會做飯,還會節衣縮食。

安娜的生日那天,劉燁送給她一台價值不菲的寶馬X6,本來是打算讓她隨便開車的,結果卻發現,這車平時都是由傭人開車帶著她出去買東西。

劉燁百思不得其解,于是詢問安娜:妳是不是不愛這輛寶馬?

安娜道:「我可不希望失去剛開始就認識的人。」劉燁這才恍然大悟,原來這寶馬已經是專門為傭人送東西的。

至于安娜,盡管是法國人,但她很喜歡中國的傳統,總是讓自己的子女去學習中國的教育。她對于中國有著一種近乎絕對的、沒有理由的愛。

當別人向安娜訴說北京霧霾、交通堵塞、為何沒有考慮把小孩送到法國去居住的問題時,她就會用法國人的眼光來告訴妳,為何中國就沒有好的理由。

安娜在教育孩子方面也是下了一番功夫,從他的兒子諾一出生起,她就給他挑選了所有的書:從盤古、后羿、嫦娥、《西游記》等各種傳說中的人物。

她說,現在的小孩子看的書籍,對他們的影響不大,我們的公主和王子,都是經過學習的,才會覺得自己是公主,而不是公主。

他家的墻壁上掛滿了《大鬧天宮》的巨幅海報,而馬得老爺子的插圖《三借芭蕉扇》和卡通 DVD就擺在了書桌上。

而在墻壁的另一邊,則是《西游記》中的一幕,以及孫悟空的人偶雕塑。

看來,諾一這個十階《西游記》的「十大學者」,也是因為她的母親安娜。

劉燁家里雇了一個小奶媽,某一日,她指著一台寶馬,一台奔馳,跟劉燁的孩子說:「這叫奔馳,這叫寶馬,奔馳,可比寶馬強多了。」

接著,劉燁的小兒子又對劉燁說了一遍。

劉燁問道:「是哪位老師把妳帶到這里來的?」

劉燁妻子一聽,頓時慌了神:「妳這是跟哪位老師學的?」安娜一怒之下,回到家里,將姑姑辭退。

安娜是不是有點過分了?就因為給自己的孩子上了一堂寶馬和奔馳課,就被開除了?

她并不是蠻不講理,而是她不希望自己的兒子,在很小的時候,就學會了比較。劉燁家有一個潛規則,那就是絕對不能說謝娜、寶馬、奔馳。

在安娜的眼里,她從來都是無拘無束的,她在乎的是便利。

和那些給自己的子女上了名牌大學,花了大價錢培養的劉燁一家三口,可以說是整個圈子里的一道風景線了。在劉燁和妻子看來,他從來沒有教過自己的子女什麼叫明星,更沒有把自己的父母當成明星二世祖,只需要安安分分地過著平凡的生活。

安娜則是把這個想法發揮到了極致,一對條紋的短襪,一年多以前的《花樣爺爺》,一次又一次的《爸爸去哪兒》,一次又一次,他不能再穿一只黑色的拖鞋了。

諾一在上一期的時候,意外地把劉燁的祖母親手縫成的「海龍王」棉被弄掉了,這也是安娜打算把它送給諾一的。

每年假期,安娜都會帶著他們前往偏遠的山村探望那些孤兒,除了捐錢之外,她還會親自前往。

當初,善良又乖巧的諾一說了一聲「觀音大士,讓我陪妳聊聊天」,就讓他紅遍了整個娛樂圈,因為他長得帥,又善良,所以很多人都愛上了他。

那時候,劉燁偽裝成了觀音,和自己的孩子溝通,諾一雖然從小就崇拜觀音,但五歲的他,依然有些手足無措,但他的身體,已經老老實實的跪下了。

當他看到觀音要帶走自己的時候,他竟然哭了起來,說自己很不情愿,因為他知道,自己再也看不到親人了。他就跟劉燁一樣,說自己當年也遇到了一位觀音大士,還讓他和父親好好聊聊天。

諾一作為西游十大高手,西游記中的許多情節,他都能說得頭頭是道。劉燁一家對中國的傳統文化也很重視。

都是混血兒,這是什麼概念?呂燕曾經接受過一次訪談,她九歲中法的混血兒阿瑟,在朋友家里游玩歸來后,就詢問母親為何不好好工作,人家家里都有泳池。

而諾一,雖然也是中法的后裔,但他的性格和他的性格截然相反。在家庭劇中,他和爸爸被分配到一套簡陋的房子,劉燁都要哭了,諾一則安撫了他的父親,說這兒很涼爽,說不想再在賓館了,那是自己的家園。

有人說:父母是孩子的鏡子,孩子則是父母的影子。孩子是一個家庭的未來,父母的行為舉止則影響著孩子的三觀,品德的形成。對此,妳們怎麼看?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