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配角」吳孟達:和周星馳搭檔12年,余生沒能再合作成遺憾

2019年1月3日,吳孟達參加人物訪談節目《十三邀》。

主持人許知遠問: 「周星馳和你曾有著非常親密的友情,后來卻沒了,對你來講,這是很大的遺憾嗎?」

吳孟達沉默許久,給出答案。

「我也在想,相信他也在想,到底什麼原因讓我們互相都沒有聯系了,或者互相沒有關懷了。」

「相識一場,緣分都不容易,可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有點‘老死不相往來’了。」

字里行間,滿是遺憾。

他已經等待周星馳的「召喚」20年,直到臨終前也沒能再次合作。

2021年2月27日,達叔走了。

人生69載,眼看他起朱樓,眼看他宴賓客,眼看他樓塌了……

走過都市繁華,看過人間清冷。

吳孟達,最終還是帶著「有機會一定再合作」的念想,結束了精彩而又「荒唐」的一生。

 

1973年,20歲的吳孟達報考第三期TVB藝員培訓班,和周潤發、鄭少秋、任達華還有林嶺東等人,成為同班同學。

年輕時的達叔,完全貼合「小鮮肉」這一頭銜。

長相英俊瀟灑,成績也名列前茅,因此備受電視台的重視。

畢業時,全班只有七個人拿到了電視台的長期合同,吳孟達就是其中一個。

相比于他,周潤發的處境要窘迫許多。

發哥不僅次次成績墊底,長相也算不上突出,甚至被老師定義:以后難成大器。

無戲可拍、沒錢可賺,已經成為了家常便飯。

跑龍套那段時期,他經常借住在吳孟達家里,不僅吃住全包,偶爾還能蹭幾條干凈的內褲。

達叔雖然簽約TVB,每月有固定的收入來源,但在演藝圈也只能接到一些配角的戲份。

因此,他和周潤發不僅是同學,更是同病相憐的知己。

兩人經常會在路邊吃便宜的叉燒飯,會因為今天被哪位「大佬」賞識,替對方感到開心。

1979年,吳孟達迎來了人生的轉折點。

他和鄭少秋合作拍攝電視劇《楚留香傳奇》,在劇中飾演男二號「胡鐵花」。

多年龍套無人問,一朝成名天下知。

吳孟達憑借著這部劇,在演藝圈嶄露頭角,名氣和主角鄭少秋不相上下。

那年,他27歲。

不僅各種資源接踵而來,還收獲了眾多粉絲的「追捧」。

他在一陣陣的歡呼聲中逐漸迷失自我,整個人開始變得飄飄然。

吳孟達認為,他已經成「腕兒」了。

他沒能把持住,如同剎車失靈般淪陷在名利場。

那時,他走到哪里,掌聲和鮮花就跟到哪里。

用他的話來講: 大家都「吳大哥」這樣的叫,我感覺當時不輸給周杰倫,也不亞于任何大明星。

等他徹底收心時,已經欠下了30萬元的巨額賭債。

八十年代,月工資標準普遍在幾十塊錢,國營廠的普通職工月收入也才40元左右。

30萬元,無疑是一筆巨款。

命運是場輪回。

當他迷失在燈紅酒綠的名利場時,周潤發卻憑借著《上海灘》一炮而紅,走到了TVB「一哥」的位置上。

吳孟達看到好兄弟走紅,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希望對方能幫助自己渡過難關。

他嘗試著撥通電話,沒想到只收到對方的五個大字: 「你自己解決」。

達叔既生氣又失望。

不僅周潤發將他拒之門外,就連師弟杜琪峰也忍不住吐槽:他是一塊「扶不上墻的爛泥」。

一向注重藝人形象的TVB,也無法忍受迷失自我的達叔,將他進行「雪藏」。

這是吳孟達人生中,最不愿提起的時光。

甚至路過家門口的水塘時,滿腦子想的就是「跳下去」。

然而,最終還是理性戰勝了感性。

 

達叔最困難的那段時間,周潤發和杜琪峰去向TVB求情,這才讓他被扣的薪水得以發放。

微薄的收入,支撐著達叔走過人生低谷期。

大起大落看清人生,大喜大悲看清自己。

他不斷反思,不斷沉淀自己,終于迷途知返。

如果說曾經的他,是為了名氣而進入演藝圈,那麼蛻變后的他就是在彌補對「演員」二字的虧欠。

從哪里跌倒就從哪里爬起來,他花費4年時間攻讀表演大師的書籍,拼命磨煉演技。

再次接到劇組邀約時,吳孟達哭了。

直到多年過去,他的作品獲獎后,去感謝導演時才得知:當時都是周潤發極力推薦他來演的。

一時間,對周潤發的「恨意」煙消云散,他也終于理解了對方的良苦用心。

周潤發并沒有計較太多,反而在一次采訪中無意回應這件事。

「當時住在南丫島時,看到很多兄弟因為錢財不歡而散,所以我立下一個原則,朋友最好是沒有錢財的糾紛。」

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吳孟達說: 「當年有多恨他,如今就有多感謝。」

1985年,吳孟達拍攝電影《天若有情》。

當時,他本想出演劇中的大反派「喇叭」,甚至在開拍前就反復在家排練怎麼演。

然而接到劇本時,他愣住了。

劇組給他安排的角色,是最底層的小人物「太保」。

人前似「狗」,卑微到受盡欺負也敢怒不敢言。

吳孟達本想拒絕,然而陳木勝導演卻對他講: 「喇叭誰都能演,但全香港只有你一個‘太保’。」

邋里邋遢,毫無形象可言,黑白兩道都不把他放在眼里,儼然當代「樹先生」。

憋屈嗎?憋屈。

「輸精光,皆因上大檔;輸得精光,我吃便當。」

這是太保的口頭禪,也是吳孟達的真實經歷過的處境。

沒吃過苦,是無法將這一角色演活的。

然而,人被逼到絕境是會生出勇氣的。

戲里,太保看見華弟被染紅的衣服,心中積壓已久的情緒終于爆發。

他奮起反抗,全然忽略了傷口帶來的疼痛感。

大仇得報之后,他笑了。

戲外,吳孟達陷入人生低谷期時,也曾站在輿論的頂端。

曾經所獲得的榮譽,變成一根根毒刺,傷害著他的內心。

然而,他并沒有放棄自己。

哪怕身處萬丈深淵,哪怕前路一片迷茫,翻山越嶺,終有重見光明的那天。

《天若有情》這部電影,將吳孟達的事業再次推向一個頂峰。

他的蛻變,是所有人親眼見證的。

當吳孟達「涅槃重生」時,還有一個人也剛從事業低谷期走出來。

那個人,叫做周星馳。

 

吳孟達和周星馳能搭檔12年,大部分原因是兩人擁有著相似的經歷。

周星馳出生在香港窮人區,

7歲時父母失婚,母親帶著他和兩個女兒生活。

1980年,吳孟達被公司「雪藏」時,周星馳剛成為麗的電視台的特約演員。

后來,他帶著好朋友梁朝偉去參加TVB藝員培訓班。

令他意想不到的是,朋友最終面試成功,他卻落選了。

1983年,周星馳才正式成為無線電視台的簽約演員。

然而,電視台卻將他派去做兒童節目的主持人。

這一做,就是4年。

4年過去,好友梁朝偉憑借《鹿鼎記》《倚天屠龍記》等作品,早已經大紅大紫。

周星馳的事業,卻始終在原地踏步。

曾有雜志這樣報導他:只適合在兒童節目養老,不適合在演藝圈發展。

這篇報道被他撕下來貼在床頭,他暗自發誓,總有一天會出人頭地。

接受采訪時,他也經常經常被問一個問題: 「和好友梁朝偉一同進入演藝圈,對方現在大紅大紫,你什麼感受?」

周星馳輕描淡寫的回答: 「我會努力追上他,但一定不會嫉妒他。」

同樣遭遇質疑,周星馳和吳孟達都在等待著一個機會。

1989年,37歲的吳孟達和27歲的周星馳,人生終于有了交集。

兩人相繼拍攝《蓋世豪俠》和《他來自江湖》。

拍攝《他來自江湖》時,吳孟達和周星馳只是二、三線演員。

周星馳是個思想很靈活的人,對于角色有著自己的想法和理解,但導演卻并不相信初來乍到的他。

于是在很多時候,周星馳都會委托吳孟達去和導演溝通。

兩人自此成為朋友,巧合的是,他們就住在彼此的對門,中間只隔一條街。

一個是尋不到伯樂的龍套,一個是從神壇跌落谷底的「過氣」演員。

兩人的相遇仿佛是命中注定,只感嘆相見恨晚。

閑暇之余,他們經常聚在一起聊劇本。

導演吳思遠發現兩人私交甚好,決定為其量身打造一部電影。

1990年,電影《賭圣》上映。

電影以極低的成本,在當時創下4132萬票房,成為年度票房冠軍。

成功突如其來,二人都感到不可思議。

他們偷偷買了電影票,來到電影院準備查看觀眾的反映。

沒想到的是,現場一片掌聲,邊罵、邊笑、邊鼓掌的觀眾比比皆是。

從那時起,周星馳變成了「星爺」,吳孟達成為「達叔」。

屬于他們的無厘頭喜劇時代,也由此拉開序幕。

 

12年間,兩人相繼拍攝《逃學威龍》《鹿鼎記》《九品芝麻官》《少林足球》等作品。

在電影中,兩人是父子、朋友、同事。

但在現實生活中,吳孟達對周星馳來講,始終是一個對他關懷備至的大哥。

周星馳是單親家庭,從小就和母親還有姐姐妹妹相依為命。

在他的意識里,對于父愛和兄長這樣的愛是極其模糊的,也是十分渴望的。

恰巧吳孟達是家中的長子,從小就要背負起照顧兩個弟弟的責任。

達叔曾在采訪中表示: 「我可能在他人生中扮演的角色,一半是兄長,另一半是老師。」

每當周星馳和母親發生爭執,語氣稍微重了些時,他也會在一旁勸解。

「不能這樣子,沒有媽媽怎麼會有你,再怎麼樣也不能用這樣的語氣說話。」

坊間傳聞,周星馳熒幕上的形象,和在現實中十年截然相反的。

他被稱為不折不扣的「怪咖」,對表演中的每一個細節都嚴格把控。

王晶曾在采訪中稱周星馳脾氣不好,拍戲的時候很難相處。

洪金寶也曾在電影《功夫》中擔任武術指導,但因為和星爺理念不好,最后中途離開劇組。

「不能只把自己當人,把其他人當成狗吧?是人家不要我,我才離開的。」

從性格來分析,周星馳是不擅長社交的,這也和他從小的生長環境脫不開干系。

然而,吳孟達正好是相反的那一個。

從小經歷世事的達叔正好和他形成互補,他不僅是星爺的「黃金搭檔」,生活上也是一個處處為弟弟著想的好大哥。

因此,當周星馳遭受爭議時,達叔也會義不容辭站出來為他解釋。

別人不理解他的「怪」,達叔卻能理解。

「周星馳不是不好相處,他在拍戲途中對誰都這樣,我也曾遇到過NG多次的情況,但也能理解他只是想讓節目效果達到最好。」

達叔的好,星爺也都看在眼里,放在心里。

「他的人,心腸很好。他的戲,演的真是頂呱呱。」

然而,就是這樣一對「黃金搭檔」,最終也難逃分道揚鑣的結局。

離合有時,何物不朽。

從2001年開始,兩人沒有了任何合作。

關于兩人不合作的原因,網友們眾說紛紜。

為此,電影《功夫》中「肥仔聰」的扮演者林子聰曾站出來回應。

「我那個角色本來想找達叔來演,本來那個角色就叫阿達,但是達叔當時接了戲,他來不了。」

其實,吳孟達并沒有失約。

當時,他和周星馳約好5-7月份拍攝,7月份之后,他還要去拍攝另一部戲。

但因為一些原因,《功夫》拍攝時間不得已推遲到7月份。

這就導致達叔的檔期沖突,不得已才推掉了這部戲。

由于星爺并不是一個擅長交際的人,也無心去詢問具體原因。

本來是一個小誤會,最終卻發展成為了無法填補的鴻溝。

或許,只要有一方先邁出第一步,所有的誤會和不理解都能煙消云散。

然而,最難跨出的就是第一步。

 

有時候 有時候

我會相信一切有盡頭

相聚離開都有時候

沒有什麼會永垂不朽

可是我 有時候

寧愿選擇留戀不放手

等到風景都看透

也許你會陪我看細水長流

分道揚鑣之后,周星馳完全轉到幕后,專心做起了導演。

近年來,他相繼執導《西游降魔篇》《美人魚》《新喜劇之王》等作品。

從受歡迎的程度來講,他的轉型是成功的。

其實早在90年代末,他就曾提出過轉型的想法,或許吳孟達就是他唯一堅持下去的動力。

離開周星馳以后,達叔也不再頻繁活躍在大熒幕上。

2014年,吳孟達因病毒感染導致心臟衰竭。

他住進ICU以后,經常能看見四周病患進入生命的最后階段,親友都圍在身邊傷心不已。

曾經大魚大肉的他,也開始調理身體。

休養大半年以后,他逐漸又回到大眾視線里,但接的戲明顯有所減少。

2019年1月3日,吳孟達被邀請參加訪談節目《十三邀》。

節目錄制中,主持人許知遠詢問他和周星馳不合作的原因。

「有時候我在想,相信他也在想,可能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就走到了老死不相往來這一步。」

2021年2月12日,他作為驚喜嘉賓,參加綜藝節目《王牌對王牌》。

這是達叔臨終前,最后一次出現在大熒幕上。

節目中,主持人沈濤問他: 「我們還能看到您和周星馳先生合作嗎?」

再次聽到這個問題,達叔笑了。

「還是以前說過那句話,我還沒死,他也沒退休,一定有機會的。」

現場嘉賓和觀眾聽完后,無一不拍手稱贊。

世事難料,和周星馳合作的機會,他再也等不到了。

2021年2月22日,吳孟達因患肝癌,住院接受治療。

然而腫瘤擴散到末期,達叔已經進入彌留之際。

2月27日,達叔在香港離世,享年69歲。

葬禮當天,周星馳來到現場吊唁。

昔日恩怨,此刻已然一筆勾銷。

無數粉絲期待的「和解」,沒想到是以這種方式。

「人生苦短,來日并不方長。」

或許,吳孟達和周星馳的結局早在2001年就已經寫好。

只不過觀眾仍在期待著,有朝一日能看見兩人破鏡重圓的畫面。

然而生活并沒有理想豐滿,或許分開以后就再也回不到從前。

如今達叔走了,兩人的故事也畫上了句號。

斯人已去,此情長存。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