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他從火光中走來》看懂南初的原生家庭,才知她為何上林陸驍的床
2023/09/20

「你腆著臉嫁過去,那小子還沒媽,家里就一老頭兒,你還得幫他洗衣服做飯帶孩子,人感激你麼?人只會戳著你脊梁骨說你倒貼!」

從小到大,在南初的記憶里,母親南月如很少發火,永遠都是一副冷淡的模樣。

南初不知,南月如堅決反對她和林陸驍在一起的最大原因是她的親生父親。

南初的原生家庭

南月如家在農村,哥哥去城里做生意上了當,賠光了家底還欠了一屁股債,重男輕女的父親要 把南月如賣了抵債。南月如的母親扛著毒打把她救了出來。

文工團到南月如學校招兵,老師覺得南月如有靈氣,托了層層關系,讓她進了文工團。

進了部隊,南月如的父親和哥哥不敢再抓人,但隔三岔五就會伸手找她要錢。

南月如不堪其擾,林陸驍的母親見了,暗地里給過她家不少錢,想著花錢買平安。南月如知道后面子上掛不住,一通大罵,把林陸驍的母親給罵哭了,弄得林陸驍的父親每次看見南月如都恨不得揍她一頓。

林陸驍的父母是在下鄉匯演時認識的,那時林清遠剛入伍,林陸驍的母親在台上唱戲,兩人隔著破舊的舞台一見鐘情。

這段戀情遭到了林陸驍外祖父的反對,他舍不得女兒吃苦,林清遠決定分手,但林陸驍的母親已經懷孕了。

岳丈只給林清遠半年的時間證明自己,南月如的父親把下隊的名額讓給了林清遠。

南月如得知后,當場撕心裂肺地發了一通脾氣。

南初的父親是在天台抽煙時第一次見到南月如的。相較于林陸驍母親的活潑可愛,南月如沉默寡言,總是擰著眉,心事重重的樣子。

兩人撞見過幾次,都沒說過話。有一天,南月如找他借火,對方不屑地看著她說:

「女人抽什麼煙?」

南月如被激起了征服欲,明里暗里處處找他茬,一來二去地,兩人在草堆里就發生了關系。

半年后,南月如因為鋒芒太露遭人陷害,在林陸驍母親的斡旋下,最后心灰意冷地退伍回了學校。

恰巧有個劇組選角,南月如憑著姣好的外形獲得了導演的青睞,因禍得福地進了娛樂圈,迅速走紅。

南月如肯拼,冷水夜戲都是自己上,結果當晚就發高燒進了醫院,醒來時才知道孩子沒了。

一晃又是兩年,南初的父親下了隊,南月如哥哥的債也還清了,但南初的父親嫌南月如是個戲子,不提結婚的事。

逢年過節,親朋好友坐一起看南月如的戲,有點曖昧鏡頭都捂著嘴朝南初父親笑,他骨子里本就大男子主義,面上裝得不動聲色,但忍了一兩次后心里還是動了氣。

南月如演了幾部戲就火了,她被名利迷了眼,倒也不急著成婚。

有一年,南初的父親買了戒指,想跟南月如求婚,但臨時來了任務,臨行前他愧疚地看向南月如,發現她失落之余還暗暗松了口氣。那時,南初的父親就知道,南月如并不一定想嫁給他。

南月如怨恨南初的父親,總覺得他不重視自己。她氣自己韶華空付,終于在一次歡好后提出了分手。

同年,二十六歲的南月如查出自己懷孕,當天她就去了醫院,等候手術。

醫生勸她慎重,給她一天時間考慮,南月如留下了南初。

產后抑郁加上躁郁癥,南月如煙一包接一包地抽,一點點小事就暴跳如雷。

南初父親犧牲的消息傳到了南月如的耳朵里。若不是經紀人找人把窗戶釘死,崩潰的南月如早就從樓上跳下去殉情了。

南初六歲的時候,林清遠去找南月如,給她帶了戰友的遺書。兩人出酒店時,被林陸驍的朋友撞了個正著。

當時,林清遠和妻子的婚姻已經出現了問題。

婚前,林清遠沒勇氣娶林陸驍的母親,怕被人說他攀高枝,最后是林陸驍的母親從家里偷了戶口本,拉著林清遠去領了證,沒拍婚紗照也沒舉行婚禮。

婚后,林清遠仗著老丈人的人脈步步高升,隊里的戰友都拿異樣的眼光看他。林清遠受不住,把不滿都撒到了妻子身上。

林陸驍的母親提出失婚,林清遠不肯,拖了大半年,她哭著求林清遠,林清遠以林陸驍馬上要大學聯考為由又拖了半年。林陸驍的母親日漸消瘦,終于在林陸驍接到軍校錄取通知書那天如愿離了婚。

自從朋友說見到林清遠和其他女人一起,有好長一段時間,林陸驍都悄悄在酒店外面蹲點。

有一天,他見林清遠的車壓過雪地,停在了酒店門口。大約二十分鐘后,南月如帶著南初走了下來,讓南初回去,自己坐上了林清遠的車。

南初沒走,站在原地看著車開走了才轉身,結果被林清遠的朋友綁了,帶到小巷子里問南月如和林清遠的關系。

南初蒙著眼睛坐在地上,很淡定地表示自己知無不言言無不盡。林陸驍覺得羞愧,把南初拉了起來,給她松了綁。

南月如的情緒一直不穩定,常年在國外療養,南初懂事之前幾乎沒怎麼見過母親。

南月如不喜歡南初,剛生下她就后悔了,因為南初和她的父親長得太像了。隨著病情越來越嚴重,南月如無數次想掐死南初然后自盡。

父親的缺位,母愛的缺失,讓南初極度缺乏安全感,她沒有體會過愛,也不知道怎麼去愛別人。

南初上林陸驍的床

南月如恢復工作后,滿世界地飛,家里就南初一個人。

一日,線路老化引發火災,南初醒過來時煙霧嗆鼻,是林陸驍把她救了出來。

這一年,南初十六歲,林陸驍二十四歲。

剛在鬼門關前轉了一圈的南初第一時間撥通了南月如的電話。南月如的聲音聽不出情緒:

「我在忙,有空再打。」

南初失落地掛了電話,多年的委屈在一瞬間爆發,她爬上了天台,又是林陸驍將她抱了下來。

那一刻,南初看著穿著消防服,帶著頭盔的林陸驍,感受到了久違的安全感。

等離開的時候,南初拉住林陸驍,讓他帶她回家,說自己會付錢。

林陸驍認出了南初,再三權衡后,收留了她。

南初住在林陸驍家,林陸驍自己回了隊里,期間他回過兩三趟家,一次待一天半左右。

林陸驍教南初疊豆腐塊。南初逗他,故意學不會,林陸驍就拿眼瞪她。那段時光是南初最開心的日子。

一日,林陸驍回家,忘了南初在他床上,一屁股坐下去才意識到不對勁,再抬頭就對上了南初清澈柔軟的眼神。

林陸驍正是血氣方剛的年紀,他生怕出事,趕緊出門認識了個女人。那姑娘性急,第二次見面就找林陸驍的朋友要了他家地址,找上了門。

南初開的門,很懂事地介紹自己是林陸驍的遠房表妹。後來,那姑娘邀請林陸驍去她家,林陸驍一踩油門揚長而去。

當晚,南初接到南月如助理的電話,說南月如馬上回國。南初收拾好東西,從林陸驍家搬了出去。

她不會表達,因為從小不缺錢,所以錯誤地以為對一個人好的方式就是給錢。南初丟給林陸驍一萬塊錢表示謝意,卻不知道當時就把林陸驍給得罪了。

寫在最后

南初的原生家庭不幸,他的父親至死都沒有對南月如說過我愛你。

南月如把自己愛情的失敗都發泄到了南初身上,她給南初衣食無憂的生活,卻吝嗇噓寒問暖的母愛。

在這樣的原生家庭里長大的南初,清楚地知道母親有多不喜歡她。她用冷漠包裹自己,把自己囚禁在孤獨和寂寞里,孤立無援。

林陸驍的出現救贖了南初,那時他還是個自己都照顧不了的半大小伙,介于少年和成熟之間,但他給了南初前所未有的安全感,南初跟他回家,上林陸驍的床,貪戀的無外乎家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