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傳》明知酒有問題,溫太醫為何要喝,還寵幸眉莊

看《甄嬛傳》有個困惑,溫太醫在宮中可謂是醫術高明,也明明知道沈眉莊給自己喝的是「暖情酒」,為什麼還要連喝三杯?

滾床單過后,為什麼不趕緊喝避子湯?溫太醫本身就是太醫,私下配一副避子湯是件挺容易的事嗎?

為什麼要冒險把這個名不正言不順的孩子生下來呢?萬一哪天這個秘密暴露,那可是兩家滅九族的大罪呀?

有沒有小伙伴跟我一樣的困惑呢?

要分析這個問題,我們就只能先來分析這兩個人了。

01

事發當晚,皇上來碎玉軒看望沈眉莊,太后為了迎合沈眉莊和皇帝復合,特意派人送來了暖情酒。

沈梅莊沒有放下過去,依舊對皇上冷言冷語,皇上見沈眉莊無心與自己和好,便離開了碎玉軒。

沈眉莊便獨自一人借酒消愁,借著醉意讓采月去把溫實初請來。

溫實初:娘娘,您何故喝那麼多酒?

沈眉莊:你來了,從來不喝酒的人偶爾醉一回,嚇著你了。

溫實初:酒醉傷身吶,娘娘何故這樣為難自己呀?

沈眉莊:「娘娘」,難道我沒有自己的名字嗎?還是在你眼里,我只是個娘娘,和后宮的女人都沒有什麼兩樣,成天地看著皇上的臉色哭,看著皇上的臉色笑?

溫實初:娘娘,我……你別這麼說。

沈眉莊:這兒有一壺好酒,你也喝一口。

溫實初:娘娘,微臣不敢,微臣已經把醒藥酒交給采月了,微臣太醫院還有事,深夜不便,請娘娘諒解。

沈眉莊:原來我連個說話喝酒的人都找不到了。

溫實初:娘娘,微臣……微臣遵命便是。

沈眉莊:人人都說喝了酒高興,可是我喝了酒還是覺得孤零零的,這個皇宮皇上不像皇上,平妃也不像平妃,除了婉兒,我總是孤零零的一個人。

溫實初:娘娘,您別這樣,我知道娘娘心里難受,娘娘有什麼一應都告訴微臣,微臣聽著便是。

沈眉莊:這酒真好啊,喝了以后身上就暖了,這身子暖了,心里就不覺得冷了。

溫實初:娘娘酒可以暖身,也可以傷身吶,娘娘何苦為了一時痛快而傷了自己的身體呢?

沈眉莊:你跟我不是一樣的人嗎?為了保全想保全的人而傷了自己,我和你不都是一樣的嗎?

溫實初:娘娘與我是知己呀!

沈眉莊站起來故意搖晃著倒在了溫實初的懷里,起初溫實初還有一些猶豫,沈眉莊后來把自己的手搭了上去抱住了溫實初,在情和酒的作用下,兩個互有愛意的人最終都放開了自己。

02

溫實初的性格唯唯諾諾,猶猶豫豫,遇事有點慌張,以致才會被甄嬛牽著鼻子走,【有事溫哥哥,無事溫太醫】呼之即來,揮之即去。

以他的醫術,品嘗完第一口酒,此時導演還給了一個特寫鏡頭,說明他是知道這個酒是有問題的,不是一般的酒,而是暖情酒。

但是他還是連著喝了三杯,就是想借著酒的勁,做自己一直以來都不想做的事。

在甄嬛離宮,托付他來照顧沈眉莊的那一天起,沈眉莊就開始入住他的心房。

有一次甄嬛差點被鵝卵石滑倒摔下轎子,沈眉莊日夜擔心,溫實初見狀,便來請平安脈,斥責沈眉莊不看重自己的身體。

沈眉莊便試探:「幸好是我不思飲食,如果是還了,你必定要擔心了。」

溫實初又急又氣:「都是血肉之軀,熹妃娘娘身子不適,微臣自然擔心,難道你身子不適,微臣就不擔心了嗎?」

溫實初在這里提到甄嬛用的是娘娘,而提到沈眉莊用的是「你」,內心已經把自己跟沈眉莊的關系拉得很近,說完之后自知言語有失,找了個借口匆匆離開。

溫實初走后,沈眉莊臉上露出了笑容,原來你也在偷偷地愛著我,并非我一個人單相思。

也正是這一次簡單的號脈,推進了兩個人的感情,也推進了那一天晚上的一夜情。

翻云覆雨過后,溫實初特別愧疚,有意避開沈眉莊一段時間,知道沈眉莊發現自己有懷孕的跡象,讓下人去請他前來號脈,他才硬著頭皮前來。

診脈發現沈眉莊懷孕,溫實初一下子癱坐在了地上,醫術再怎麼高明的,他怎麼也沒有想到僅僅一次對方就中了。面對一心要把孩子平安生下來的沈眉莊,他點頭答應一切配合眉莊的動作。

醫者仁心,那可是一條無辜的生命呀,加之避子湯也是對沈眉莊的身體有所傷害。

為了兌現自己的承諾,溫實初一直守候在甄嬛的身旁,在經歷甄嬛離宮,與果郡王定情,懷有身孕,高調回宮等等事件之后,溫實初的內心漸漸已經疏遠甄嬛。

心里有個聲音【沈眉莊,我愛上你已經超過兩分鐘,撤不回來了】,讓他情不自禁往沈眉莊這邊靠攏。

溫實初對沈眉莊,就如阮浯霜在《鞭韃之戀》里說的一樣:「其實,我早就偷偷地愛上你,只是你不知道,我也不曾說出來而已。」

03

而沈眉莊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呢?

端莊,秀麗,穩重,有主張,有氣性,一旦自己決定的事就不會改變,一直深受太后喜歡,也是因為這些點。

從假孕事件過后一直不肯原諒皇帝,到為了多見一見溫實初,不許傷害自己的身體,把藥倒掉。

再到臨死之前在甄嬛面前將事情和盤托出,還說自己不后悔,件件樁樁不都是在按照自己的內心做事情嗎?

得知自己懷有溫實初的孩子時,又驚訝又竊喜,能夠為自己愛的人生孩子,這對于后宮生活極其無聊的沈眉莊來說是一件天大的喜事,更加不會喝什麼避子湯來避孕啦。

況且避子湯是事后馬上就服用的,一個太醫一大清早從皇帝嬪妃宮殿里面走出來,馬上要轉身去送避子湯藥,這也不太合時宜呀,也更容易讓他人誤會。

《武林外傳》里有句台詞:一旦喜歡上誰就別無所求,只要每天都能見到他,就已經覺得很慶幸,一輩子很短,如白駒過隙,轉瞬即逝,可這種心情很長,如高山大川,綿延不絕。

沈眉莊愛上溫實初大概就是這種感覺。

你有情,我有意,借口幾杯酒,盡管知道【你是我值得一生去觀望的煙火,可惜最后只能在記憶中臨摹】,但至少我們在一起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