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卿日常》老四永遠不懂,新川主厭棄他,選擇尹崢的良苦用心

自從老四賑災回歸以來,明眼人誰都能看出來,新川主在有意冷落他。

可偏偏老四貪心不足蛇吞象,聽了安曦元的蠱惑,想要爭上一爭。殊不知,他的爭,再次成了老六尹崢的助力:

新川主終于下了決定,立尹崢為儲,老四急功近利,最終換來一場空!

而他永遠都不會懂得:新川主厭棄他,卻選擇尹崢背后的良苦用心。

為君

都說 帝王無情,新川主起初確實如此。

他給了尹嵩高貴的地位,卻用嶄露頭角的尹崢牽制他, 名為鍛煉,實則卻是皇權的制衡,不想一家獨大,影響新川主他自身的穩固地位。

尹嵩忌憚尹崢,使計害他,新川主對此一清二楚,可他依舊縱容老五替老六頂罪,這是為君之道。

套用川主夫人對新川主的評價: 把人算計了個遍

新川主有11個兒子,犧牲1個算不得什麼, 保住他的江山社稷,不讓別人染指,哪怕是兒子都不行。

在其位謀其政,作為川主, 鼎盛時的他,猜忌多疑,忌憚提防,這是人性更是人心。

可當他青春不再,開始服老,就不得不考慮后繼之人:

老三做生意有一套,但為君,他不夠資格;老四機靈聰明,有城府有心計,但為君,他沒有胸懷;唯有老六,沉穩大氣,有格局,有胸懷,一心為民。

把江山交到尹崢的手里,新川主絕對放心:他一定能守得住江山,甚至可以做大做強!

新川主,先是君,后是父,在祖宗基業跟前,容不得他半點徇私和偏心。

可惜的是,老二和老四始終都沒明白這點:

郝葭懷孕時,老二就像魔怔了一樣,迫切的希望她能生一個嫡長孫,尹嵩總以為,嫡長主+嫡長孫=至尊之位,可惜他忽略了最關鍵的一項:他自己德不配位;

老二顛在這兒,可到了老四這里,他依然天真的以為,只要安曦元能生一個嫡長孫,且和新川主同一天生日,他拿下至尊之位就多了一份籌碼。

然而他們都忘了:新川主有11個兒子,只要兒子在,嫡長孫總會有的, 可并不是每個兒子都有資格和能力,能繼承江山,坐穩皇位!

老二和老四關注的重點出現了偏差,以他倆這樣的腦袋,根本不具備為君的潛質。

新川主厭棄老四,最終選擇了尹崢,這是為君之道!

為父

從父親的層面來看,新川主最疼愛的當屬尹嵩。

新川主自己就是庶出,他深知庶出想要博出位有多難,所以,他把希望都寄托在嫡出的尹嵩身上,這是屬于父親對兒子的厚望,然而事實證明: 能力和嫡庶關系不大。

新川主借著對尹嵩的偏愛,想要扶他上位,然而尹嵩卻是一灘爛泥,根本扶不上墻。

廢黜尹嵩給新川主敲墻了一個警鐘: 選君要擇優,不能夾雜絲毫個人情感,作為君主,為了江山社稷,他不能偏私。

而貶老五為庶民,給新川主敲響了另外一個警鐘: 父子之間不能只談利益,不論對錯。尹崢更是冒險進諫:算計兒子,或恐被兒子們拋棄,成了孤家寡人。

由此,新川主對待兒子們的態度,明顯有了變化。

他派老四和老六去賑災,結果老六病重,老四自己卻回來了,新川主為此很是惱火:老四不顧手足情,犯了新川主的忌諱。

這也讓他同時注意到了一個問題: 下任川主的繼承人要有能力,但也要有德行。

老四能力是有,但他對兄弟太過涼薄,如果讓他上位,那些曾經和他不睦的兄弟,難免受到薄待,受他欺負!

老四沒有容人之量,不念兄弟情誼,老六則不同。

如果新川主讓老六上位, 他既能放心老六可以把江山打理的很好,又能安心老六絕對不會虧待眾多兄弟。

兄友弟恭,或許是新川主算計半生,力不從心時,方才明白的重要道理!

老四還沒怎麼爭,就被新川主踢下了台, 他是厭棄老四的算計和寡情,但卻是也在力保他,往后的日子平安順遂。

而選尹崢為儲,是為君之道,更是為父的良苦用心啊!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