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風而行》結局:倪湛當副總,方京云解開心結,李語珩嫁喬正宇

乘客郭曉亮在飛機上突發疾病。

機長江韜深思熟慮后,沒有備降,而是以最快的速度飛往目的地新加坡。

郭曉亮不幸離世,江韜沒有反省自己的行為,反而修改航空錄音,偽造了賽供機場無法備降的證據。

副駕駛員程霄質疑錄音是假的,她勇敢地站了出來,成為了郭曉亮父親的證人,幫助郭父起訴鷺航。

程霄的行為,在鷺航引起了軒然大波。

顧南亭和倪湛的「抉擇」

程霄公然與鷺航為敵,不少同事在背后對她指指點點,說她「吃里扒外」。

面對各種非議,程霄承受著很大的壓力,她手里沒有實質性的證據,只有記憶里江韜和賽供機場的對話,這場官司贏得幾率很小。

江韜請了程母方京云為代理律師,程霄內心很煎熬,連親媽都站在了自己的對立面,她怎會不失望?

江韜以程霄情緒不佳為由,將程霄停飛,程霄前途渺茫,可能會為了幫助郭曉亮父母,而失去自己熱愛的飛行事業。

在程霄人生最艱難的時刻,兩個喜歡她的男人,做出了不同的反應。

顧南亭默默支持她揭開真相,為了幫她找證據,顧南亭連續飛了很多地方,苦求經停賽供機場的機長們作證。

顧南亭和程霄的性格截然不同,但他們對于正義的堅持,對于飛行安全的重視,是如出一轍的。

顧南亭很了解程霄,知道程霄為什麼寧可犧牲事業,也要幫助郭父。

程霄對郭曉亮意外離世,一直抱有很深的愧疚感,她覺得自己如果當初違背江韜的機長命令,強行備降,郭曉亮說不定還有搶救過來的希望。

這種負罪感就像石頭壓在程霄的胸口,她每天晚上都會做噩夢,如果她不拆穿江韜的謊言,一輩子都會良心不安。

而倪湛卻勸程霄放棄,不要因為這件事得罪了公司,倪湛憂心忡忡地說:

「如果有懷疑,你可以慢慢調查,這點我支持你。但是,在沒有實際證據的情況下,你貿然幫著旅客來告公司,你只會被認為是在宣泄工作中的情緒。

這麼多年來的努力,你辛辛苦苦追求的飛行理想,就要這麼毀于一旦嗎?我只是想讓你看清楚現狀,也許現在,還有挽回的余地。」

倪湛很現實,他是從農村走出來的大學生,好不容易熬到了競選副總的位置,自然很珍惜自己的事業,他希望程霄也能像他一樣慎重。

倪湛說得其實是沒有錯的,程霄在沒有證據的情況下,就和公司撕破臉,這麼做的確不夠明智。

從這里也可以看出,程霄為何選擇顧南亭,而不是倪湛。

程霄和顧南亭本質上是一類人,他們都討厭人情世故,追求理想化的生活,眼里揉不得沙子,對人性中的「惡」零容忍,程霄和顧南亭相愛,是真正的靈魂契合。

很多時候,女人需要的,不是男人的保護,而是男人的支持和信任。

顧南亭會不顧一切站在程霄這邊,倪湛卻做不到。

程霄的勇敢和熱忱,打開了顧南亭的心門。

顧南亭因為初戀女友羅憶的意外離世,很多年不敢再去愛別人,顧南亭一直對羅憶有愧疚感,程霄卻溫暖地告訴他:「那不怪你。」

程霄改變了顧南亭,顧南亭從陰影里走了出來,他不再退縮逃避,正視了自己對程霄的感情。

江韜差點毀了程霄的事業,卻陰差陽錯拉近了顧南亭和程霄的距離,促成了兩人的姻緣。

倪湛情商高,心思細膩,會照顧好身邊的每個人,他擅長察言觀色,不會感情用事,足夠理性。

從江韜叫程霄去飯局陪酒那一幕,也可以看出倪湛和顧南亭的不同。

倪湛會為程霄擋酒,但他做不到帶程霄離開,而顧南亭卻可以甩開孫董的手,不在乎他是不是公司董事,只要他對程霄圖謀不軌,顧南亭就會對他不客氣。

顧南亭的性格,注定了他不適合當副總。

林一成「背叛」江韜,出庭作證講出賽供機場可以備降的實情,江韜也因此三連敗:官司敗了,名聲敗了,事業也敗了。

江韜出局,顧南亭卻自愿放棄做副總,因為他很清楚自己對權力沒有渴望,想當副總只不過是為了推行自己建立的安全體系。

倪湛比他更適合當副總,倪湛升職,也一樣可以幫助顧南亭落實安全體系的推廣,這樣對兩個人來說都是「各得其所」,「求仁得仁」。

方京云解開心結

林一成在重要時刻找回良知,不再幫姐夫江韜做偽證,因為林一成的本質,足夠善良。

林一成在工作中不夠出色,但他卻是一位好父親。

前妻和他失婚后,他獨自帶著女兒兜兜生活,為了有足夠多的時間陪伴兜兜,林一成多次請假,領導對他很不滿意。

父親的身份,在林一成的心中是第一位的。

去災區運送物資的時候,有一個小朋友被困在快要倒塌的木屋里,林一成見情況危急,不顧自身安危,沖進去把孩子抱了出來。

林一成對女兒的愛,讓他變得溫柔良善,為了給女兒樹立一個好榜樣,他也要堅守誠信,不能喪失了做人的底線。

更何況,對方是一位失去獨子的老父親,將心比心,也要幫他一把。

林一成的表態,幫程霄贏了官司,方京云這才知道,江韜為了利益不擇手段,她幫江韜辯護是最大的錯誤。

程霄在這件事中表現出來的正直、勇敢,以及她對飛行的熱愛和堅持,令方京云改變了對她的看法,不再逼她辭職回老家。

方京云此前反對程霄當飛行員,是因為方京云遭遇過飛機事故,她患上了創傷后應激障礙,對飛機有恐懼,出于對程霄的保護,她才會如此強勢。

方京云看到程霄已經成長為了有擔當有責任感的大人,對此很欣慰,她終于放手,不再控制程霄,和程霄和解。

《向風而行》結局中,方京云在心理醫生的引導下,完成了睡眠中的飛行,消除了心理障礙,解開了十七年的心結。

李語珩嫁喬正宇

李語珩和顧南亭是青梅竹馬,李語珩為了追求顧南亭,煞費苦心,也使過一些小手段,但顧南亭只把她當妹妹。

李語珩發現顧南亭愛著程霄后,清醒地選擇了退出,退回到了親人和朋友的位置。

李語珩沒有拿下顧南亭,也沒有接受宋宋的追求。

李語珩不愛宋宋,主要有兩個原因:

一是宋宋出現的時間,正是李語珩迷戀顧南亭,對顧南亭死纏爛打的階段,李語珩的眼里心里只有顧南亭,沒有宋宋的位置;

二是宋宋性格單純,李語珩只把他當好朋友,甚至會邀請他來合租,對他完全沒有戀愛的感覺。

宋宋的確不適合李語珩,宋宋和夏至能夠玩到一起,是一對歡喜冤家,兩人才是真正的般配,李語珩需要的是更為成熟的伴侶。

李語珩當初來面試當空乘,很大一部分原因是為了追隨顧南亭,然而她卻慢慢熱愛上了這份事業,取得了不小的進步。

李語珩剛入職的時候,面對男乘客的騷擾不敢反擊,不懂得拒絕男人的追求,性格懦弱膽小,遇到困難只會哭。

隨著經歷的事情越來越多,以及同事們對她的提點和幫助,讓她發現了自己的短板,并且做出了改變。

李語珩變得勇敢,堅強,有擔當,她也憑借著良好的工作態度,得到了領導的器重,多次被選入重要航班里。

李語珩打敗了祁玉,成為了下一任乘務長。

李語珩成為了更好的自己,也邂逅了屬于她的愛情。

喬正宇是地勤部門的標兵,工作能力出色,為人善良踏實,性格陽光,比宋宋成熟,又不像顧南亭有那麼重的心事。

李語珩和喬正宇的結合,是對的時間遇到了對的人,李語珩也徹底放下了顧南亭,開啟了自己幸福的愛情。

寫在最后

《向風而行》有人有遺憾,有人收獲圓滿,謝澤天和江韜都曾是有志向有責任心的飛行員,十七年后,兩人的結局卻大不相同。

謝澤天光榮退役,江韜卻要一生都帶著污點,謝澤天經歷過飛行事故,更加懂得飛行安全的重要性;江韜卻沉迷于權力和地位,忘了自己的初心。

人永遠不要心存僥幸,做過的事都會留下痕跡,唯有保持善良,才能問心無愧。

抵抗得了貪欲,才能守得住底線。

程霄敢于和公司為敵,她身上的堅韌和勇氣,令人敬佩,顧南亭會為她「動了凡心」,因為她值得被愛。

成為更好的自己,才能遇到更好的愛情,愛情要雙向奔赴才有意義,有時候我們「愛而不得」,只是因為還沒有遇到對的人。

宋宋錯過了月月,沒有追求到李語珩,卻得到了夏至的真心,夏至才是能夠給他帶來歡笑的女孩。

李語珩曾經為顧南亭痛徹心扉,感情里努力過就無悔,李語珩的放手和成長,讓她遇到了適合她的喬正宇。

倪湛也會遇到他的另一半,沒有人能夠更改過去,我們能做的,是珍惜現在,勇敢面對未來,向風而行!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