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寧安如夢:謝危低估了姜雪寧,告知燕臨實情,才是她最狠的一步棋
2023/11/09

「解鈴還需系鈴人,你有句話說的不錯,就算不是你周寅之,也會有旁人。你且將你查到的一切都告訴燕臨,他也是時候該長大了。」

姜雪寧重生后,要面對的第一件事就是燕家的覆滅。 姜雪寧為了讓燕家不重蹈覆轍,于是讓周寅之把實情告訴給燕臨。

還未行冠禮的燕臨,一夜之間從無憂無慮的小侯爺,變成了獨當一面的大人。 謝危永遠不知,這才是姜雪寧最狠的一步棋。

就像是姜雪寧根本不會明白, 讓周寅之向燕臨說出實情,將會成為她今生最后悔莫及的事。

姜雪寧讓周寅之說出實情的算計

其實姜雪寧救燕家,并非只有讓燕臨知道真相這一條路而已。即便燕臨能夠及時成長過來,但是燕臨也束手無策。

燕家能否平安過關,主要是看燕臨的父親燕牧的抉擇。 姜雪寧大可讓周寅之把實情告訴給燕牧,這樣既能讓燕臨繼續做鮮衣怒馬的小侯爺,也能保全燕家。

姜雪寧之所以讓燕臨知道所有實情,并不只是為了讓燕臨能有保全自己的能力,更是有自己的私心。 謝危永遠不知,姜雪寧讓燕臨知道實情的三個算計有多狠。

姜雪寧的第一個算計,就是為了投靠謝危。 重活一世,姜雪寧只有兩個心腹大患,一是燕家是否能夠保全,二是如何避開謝危。

姜雪寧和謝危看似毫無交集,但由于姜雪寧無意間得知謝危患有離魂癥的事情, 所以謝危一直都在猶豫是否要除掉姜雪寧:

「至于娘娘能活到今日,已經是謝某最大的仁慈了。當年謝某病中糊涂,曾經對娘娘吐露過一些大逆不道之言。幸而當時娘娘記性不好,又心無成算。回京之后幾番試探,娘娘也全然不記得了,這才饒娘娘多活了幾年。不然,謝某封少師的那一日,娘娘就已身首異處了。」

上一世的姜雪寧是心無成算,但重活一世的姜雪寧卻是胸有城府。 因此,姜雪寧很清楚,這一世謝危絕對不會輕易放過自己。

姜雪寧如果想讓謝危放過自己, 也只有兩條路可以行得通:

「眼下情形怎麼辦?要不投靠謝危?可我又有什麼本事和籌碼能讓他看中呢?還是說一不做二不休,干脆和謝危對著干?」

謝危城府極深,暗中勢力很龐大。 而姜雪寧再厲害,也不過是閨閣女子,自然不能和謝危作對,所以姜雪寧也只能投靠謝危。

姜雪寧很清楚, 謝危和燕臨的關系絕對不止是師徒那麼簡單:

「你與燕臨究竟是何關系?能一同起兵謀反,你們之間絕非泛泛。」

而上一世燕家全家都被滿門抄斬,唯獨只有燕臨存活于世,這里面必定有謝危的手筆。 這也足以說明,謝危極其看重燕臨的死活。

像謝危那些冷血無情的人,之所以會冒險救下燕臨, 要麼就是燕臨對他的大業至關重要,要麼就是燕臨對于謝危而言很重要。

但無論是哪一種可能, 謝危都是很樂意看到燕臨能夠獨當一面的。因此,姜雪寧才會讓周寅之告訴燕臨真相。

這才是姜雪寧給謝危的投名狀,謝危如今已經知道姜雪寧的真面目了,所以裝瘋賣傻肯定是糊弄不過去了。

姜雪寧肯定要讓謝危看到自己的誠意、看到自己的能力, 謝危才會知道姜雪寧對自己毫無威脅,才會放過姜雪寧一馬。

姜雪寧的第二個算計,就是為了保全姜家、保全自己。雖然姜雪寧已經提前提醒燕家了,但畢竟薛家詭計多端。

燕家在明,薛家在暗,燕家自然是防不勝防。 正如謝危所說的那樣:

「觀今日,這燕薛二氏涇渭想分,姜大人也應該早做打算。只怕來日事起,誰都難以獨善其身。此事本不該我提,但府上二小姐和燕家交往甚密,眾口鑠金、人言可畏。倘若無心風浪,又何必攪入其中呢?」

燕家一旦出事,那麼姜家和姜雪寧肯定會被連累。 即便姜雪寧再三和燕臨強調,對他并無男女之情:

「謝謝你對我的好,可我只當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可燕臨還是一如既往的喜歡姜雪寧,姜雪寧知道,這種情況下, 只有讓燕臨知道燕家的處境,燕臨才會真正的對自己死心:

「是我太蠢了,我曾以為這世上沒什麼艱難困苦值得被我放在眼里,我也曾以為喜歡你就要讓全天下都知道。可忘了,世事變幻,誰也不知道明天會發生什麼。你本不用入宮伴讀,卻被我送了進去。現在人人皆知,你我青梅竹馬關系匪淺。倘若燕家遭難,你這樣的嬌氣,又如何自處,如何面對那些流言蜚語?」

燕臨如此喜歡姜雪寧,怎麼忍心看她因為自己身陷險境呢? 所以,燕臨一定會和姜雪寧劃清界限。如果燕家真的逃不過被滅門的宿命,那麼姜家也不會被連累。

姜雪寧的第三個算計,就是為了揭露燕臨和謝危的真正關系。眼下,雖然姜雪寧投靠了謝危。

但是謝危這個人陰晴不定,倘若姜雪寧日后的言行不小心得罪了謝危, 謝危也不會顧念往日的情分。

姜雪寧自然不可能把自己的身家性命都壓在謝危身上。正所謂知己知彼、百戰不殆, 姜雪寧只有弄清燕臨和謝危的關系,才能徹底的掌握主動權。

一方面,謝危和燕臨的關系可以成為姜雪寧的籌碼,以此讓謝危不敢輕舉妄動; 另一方面,知道真相的姜雪寧也可以趨吉避兇,不會踩中謝危的雷區。

當謝危知道燕臨喜歡姜雪寧的那一刻起,他就想方設法的阻止二人的感情。 謝危清楚,一旦燕臨有了在意之人,也就等于有了軟肋。

這樣一來,燕臨很難做成大事。所以,姜雪寧才讓燕臨知道實情, 以此讓燕臨遠離自己,并且對自己念念不忘。

姜雪寧此舉就是為了讓謝危對自己放心、對燕臨放心, 謝危既然想帶著燕臨起兵謀反,一定會趁早和燕臨相認。

而燕臨對姜雪寧一向是毫無秘密的,更何況姜雪寧之前幫燕家躲過了薛家的栽贓嫁禍, 這也代表著姜雪寧并不是普通的閨閣女兒,燕臨也一定會把和謝危的關系告知給姜雪寧的。

文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

嚴禁無授權轉載,違者將面臨法律追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