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深度分析《王國》第二季,隱喻細思極恐,全智賢是伏筆!
2023/11/08

《王國》第二季開播大爆,播出僅一天,在豆瓣上就有3萬多人標記已看。這個古裝喪尸神劇在第二季全面升級,動作場面更大更激烈,群戰戲增多,劇情酣暢淋漓,幾乎是一氣打到底,出現了很多戰喪尸的名場面。

第二季由于節奏太快,劇情相對簡單,大部分都在意料之中,沒多少驚喜。印象最深的反倒是全智賢結尾出場的那20秒。

片尾,在喪尸瘟疫平息7年后,全智賢以神秘人物的身份出場,她身著異族服飾,英姿颯爽的立在布滿喪尸的房間內,回眸之間略帶輕蔑的笑容預示著更大危機的到來。

稍后我們會在文中重點解析她的角色。

一:劇中華彩的創意設計

這部劇以打喪尸為賣點,在動作場面上相當用心。除了傳統的冷冰器攻擊外,這季還出現了五子排槍打喪尸,大炮轟喪尸等充滿想象力的段落。

除了增加兵器花樣,劇作還非常善于利用地形地貌來增加動作戲的緊張點。

開篇,世子精心準備的防御系統,連第一波喪尸潮都沒頂住,他們在從暗道逃回城中時,一行人擠在狹窄的坑道里,后面是鋪天蓋地的喪尸潮,壓迫感超強。

在皇城喪尸包圍戰中,世子等人一會兒在地面群戰,一會兒在屋脊上跑酷,最后在御花園冰面上與尸群決戰,充分利用了皇城的地理格局,極大增加了動作戲的觀賞性。

在所有的情節中,最華彩的設計當屬-安炫大人的尸變。

這段戲拍的一波三折,驚心動魄。

首先,讓世子團隊中了趙學洙的圈套,全軍覆沒。安炫戰死,世子被迫斬殺了喪尸皇帝,落下不忠不孝、大逆不道的罪名。

眼看破局無望,捉虎軍永信與安炫家仆忽然在大牢突圍,并對趙學洙實行了一場狙殺行動,可惜行動失敗,僅打死了趙學洙身旁的親信。

這個時候安炫尸變了,他沖入人群,一口咬在趙學洙的臉上,實現了劇情的驚天逆轉。原來世子早已偷偷安排醫女,將安炫的尸體激活。

為了讓安炫直奔趙學洙,劇作特意先安排那場狙殺戲,先迸他一臉血。他臉上的血就是一種定位,安炫尸變后自然直奔過去。這個細節合情合理,相當考究。

安炫是整部劇氣場最強大的喪尸,他身上插著帥旗,動作兇猛霸氣,奔跑起來的時候確實非常帥……

在喪尸揭秘上,本季用 寄生蟲來解釋喪尸原理,雖然有點Bug但說得過去,本來喪尸就是強設定嘛。而且以蟲癥解釋瘟疫,簡單明快符合劇作節奏,也算有新意。

前幾天,筆者在預告文中,還曾煞有介事的用經絡理論分析喪尸成因,真是【啪☆啪】打臉。

浸水療法可以逼出線蟲,治愈被咬者。

關于寄生蟲的設計,在第一季第3集就已經有所展示,本季通過浸水療法治療被咬人員,算是比較出彩的設定,而且還埋了個伏筆: 寄生蟲與高溫的關系。在劇中醫女多次用火來抵御喪尸,還在病狀日志上寫下,寄生蟲在高溫下會更活躍。這點將是第三季喪尸揭秘的關鍵。

寄生蟲的作用不僅僅是解釋喪尸,還點明了劇作的核心主題「 寄生與異化」。

二:寄生與異化-劇作的批判與隱喻。

朝鮮古代 階層分化明顯,王族與外戚是天生的貴族,兩班大臣把持朝堂,文臣壟斷科舉,武將世襲軍職,這些人徹底封死了上升通道,底層百姓和奴隸生生世世被壓榨,永無出頭之日。

劇中出現的 號牌制度,就是鞏固階層利益的手段。號牌是表明身份等級的符號,是傾軋他人的權力象征,百姓必須時刻佩戴。

劇中府使趙范八念念不忘的醫女舒菲,則是朝鮮歷史上 醫女制度的縮影。該制度本是為貧農女子設計的謀生出路,朝鮮貴族們保健享樂兩不誤,把制度演變成半醫半妓的風俗。這種行為雖遭到當朝皇帝的嚴厲抨擊,仍是屢禁不止。

號牌制度、醫女制度充分體現了權力對人性的腐化。世子在劇中的偉岸形象,正是對于傾軋、歧視、貪婪、尸位素餐等現象的反襯。

階級固化導致權力集中,上層人的控制欲越來越強,對下層的傾軋自然越來越重。

武英作為下級武官尚且吃不上面和肉,何況百姓。貴族生前殺人不犯法,死后還得受優待。百姓看見喪尸不吃驚,吃驚得是喪尸竟然敢攻擊貴族?階級差異深入骨髓,只有變成行尸走肉才能忘掉階級屬性。

編劇曾說劇作想展現「 饑餓感」,百姓的饑餓是因為生存環境太惡劣,上層壓榨的太厲害。權臣的饑餓感則源自貪欲,企圖通過權力掌控所有資源的支配權,而過多的權力又會刺激內心的欲望,在這種惡性循環下,王國走向崩塌。百姓變成喪尸,而統治階層成了被吃的肉。

中殿娘娘就是人性異化的典型。

第二季以 寄生蟲來解釋喪尸瘟疫 直接點明了故事的社會批判、政治隱喻,關鍵詞就是「 控制」。

線蟲寄生在人身上,把人變成行尸走肉;

貴族寄生在百姓身上,將百姓當魚肉;

權臣寄生在王權身上,把國王變傀儡;

小國在大國的夾縫間生存,也可以看做是寄生行為的變體。

故事前兩季的背景設定在「壬辰倭亂」后,歷史上的壬辰戰爭牽扯 中、日、韓三方勢力。按照劇作借鑒歷史的調性,第三季也會涉及外敵,而 全智賢

文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