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實秋的鞋帶松了,妻子俯身為他系鞋帶,卻被倒下的梯子砸中去世

1974年,梁實秋和妻子程季淑在西雅圖逛超市。正走著,程季淑發現丈夫的鞋帶松了,就俯身彎腰替他系上。誰知正是這個動作,竟讓他們從此天人永隔。

梁實秋原名梁治華,畢業于哈佛大學,是中國著名的現當代散文家、學者、文學批評家和翻譯家。

他一生娶過兩任妻子,第一任妻子是端莊清秀的女教師,第二任妻子是風姿綽約的女歌星。

1974年年末,在台灣文學界,年逾古稀的梁實秋與女星韓菁清相戀一聞引起了各大媒體的爭相報道。

看過《槐園夢憶》的讀者都知道,梁實秋與程季淑夫婦是民國文人中恩愛夫妻的典范。兩人在近50載的婚姻中歷經戰亂、別離與困頓之苦,依舊相濡以沫,令人動容。

可在妻子程季淑意外逝世后不到一年的時間里,年過七旬的梁實秋便與小28歲的台灣女明星陷入熱戀的消息還是讓人們不由得爭相猜測,梁實秋的不少弟子和友人公開表示對這段黃昏戀的質疑與反對。

而面對來自各界的壓力,梁實秋的反應還是十足出人意料。和「文壇斗士」魯迅對罵八年的他,竟在給女友的告白信中破天荒地引用了魯迅小說中主人公的原話作為回應: 「我是我自己的,他們誰也沒有干涉我的權利。」

且不論韓菁清對梁實秋的真實感情如何,梁實秋單方面對一個女人產生如此強烈的愛,最早其實可以追溯到53年前的那樁包辦婚姻。

程季淑是他第一任妻子,她出身書香門第,她從北京女高師畢業后在女子職業學校教書。

18歲那年梁實秋在清華讀書時,一次周末回家,他在父親的書桌上發現了一張紅紙:「程季淑,安徽績溪人,年20歲,一九零一年二月十七寅時生。」

梁實秋知道這個家里給他選定親事了,母親對這位程小姐贊不絕口,說她是大家閨秀,落落大方,長得也好看。當時,程季淑已經在北京的一家中學任職,比梁實秋大2歲,家中父母都非常滿意。

梁實秋畢竟受到的是新式教育,心里對包辦婚姻還是有些抵觸,于是他決定先去見見這個「未婚妻」再說。沒想到,梁實秋對程季淑一見鐘情,兩人開始頻繁寫信約會,中央公園、北海、太廟……到處都留下他們甜蜜的身影。

1923年梁實秋有了更大的目標,他雖然是清華大學的高材生,但他還有更長遠的打算,他要去美國繼續深造,可是他不舍的與女朋友分離。

四年的時間太漫長了,會發生各種各樣的問題,可是程季淑卻一直讓他放心,讓他死心塌地的去深造,她一定會等他回來的。

分別的時候,他們互相贈送了禮物,這份禮物成了他們日后互相思念時的寄托。他們總是對彼此有著深深地思念,他們只能用書信往來來寄托彼此的真心。

終于梁實秋學成回國,幾年不見,他們的感情反而更加的深厚,他們兩人1927年結婚了,那時候程季淑真是太美了,是梁實秋從來沒有見過的模樣,因此他更是看的入了迷。

結婚后梁實秋和程季淑總是非常甜蜜的,他們相敬如賓,日子過得溫馨幸福。梁實秋愛她很扎實,她也對梁實秋貼心照顧。

只是結婚沒幾年,戰爭爆發了,日子開始不穩定起來,為了避難,他們總是東奔西走,在不同的城市選擇不同的地方住下來,可是奔波的時間再多,他們兩人的感情我不會受影響。

他們有了孩子,三個女兒一個兒子的六口之家,雖然日子拮據,卻也是互相體諒,更加的溫馨。

梁實秋翻譯稿件的時候,程季淑總是擔心他的身體,因此會不斷的給他送衣服,送茶水,就為了讓他能夠更舒服一些。

然而時間到了1937年,梁實秋更加危險了,這一次他自己離開了,因此家中的一切都交給了程季淑。

家里的老的老,小的小,一個個的都需要程季淑來照顧,她還要擔心丈夫的安全,她卻還是堅強的度過來了,她把家里的里里外外都打理的很井井有條。他們別就是七年。

而在這七年期間,程季淑一人擔當起了照顧年邁的公婆和年幼的孩子的責任,程季淑不是巾幗,可是她卻是梁實秋的堅強的后盾。

在1944年的時候,夫妻二人才在四川相逢。1949年他們一起到了台灣,程季淑一直默默地跟隨丈夫,為他加油打氣,她不僅僅是一個妻子,更是丈夫的工作助手。

1972年5月,梁氏夫婦又賣掉所住的房子,為了看小女兒,決定遷居美國西雅圖。

那里的日子過的很輕松,他們夫妻這一生也經常的顛沛流離,在西雅圖的生活終于可以是三餐四季,朝朝暮暮相伴到老了。

夫妻兩個的日子過得很安穩很幸福。他們一起牽手買菜做飯,過著很平淡的人間煙火的生活。雖然生活平淡,然而卻是幸福的。

可是這樣的幸福生活沒有幾年就結束了,也許是命運的安排,梁實秋和妻子程季淑因為一次偶然的意外,夫妻緣分盡了。本文開頭的一幕就出現了。

那一天他們一起牽手逛超市,他們本來也許只是想要買一些生活用品罷了,可是誰都不一個這竟然是程季淑最后一次對梁實秋的陪伴。

當時程季淑看見丈夫的鞋帶松了,就想著給丈夫把鞋帶系上,她也許是擔心丈夫會被鞋帶絆倒吧。

可是一心一意照顧梁實秋的程季淑卻因為這個動作離開了人世。當時程季淑不小心碰到了一架梯子,這架梯子砸中了年邁的程季淑。

雖然她馬上被送去了醫院,但她的生命還是在73歲這一年戛然而止。

失去程季淑的梁實秋是孤獨的,無助的,就像是行尸走肉般活著。他寫下《槐園夢憶》一書,來寄托對亡妻的哀思。

這本回憶錄又把另外一個梁實秋生命中比較重要的女人帶到了他的身邊,她就是歌唱家韓菁清。

梁實秋又對她一見鐘情,他們最終互相欣賞,決定結婚,共度余生。

可是他們的結合沒有人看好,畢竟韓菁清比梁實秋小28歲。這樣的年齡差距這樣的忘年戀在當時很少出現。

他的女兒甚至說:我不看好你的婚事。

那梁實秋卻說:「我只是一個凡人,我有的是感情,除了感情以外我一無所有。我不想成佛,也不想成圣賢。」

無論誰阻攔,梁實秋都不會放棄韓菁清梁實秋曾經在信中感嘆到,是韓菁清給了他這個垂垂老矣的人,第二次生命讓他煥發了生機。

看到梁實秋和韓菁清的合照總覺得也挺溫馨的,因為照片上的梁實秋和韓菁清笑的很燦爛,眼睛里滿是幸福的滋味,這是裝不出來,他們是發自內心的愛著彼此。

後來韓菁清一直陪到了梁實秋離去,之后她再也沒有結婚。他們的愛情用時間來證明了。大家說呢?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