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民輝:王晶力捧的「周星馳接班人」,最后為何卻跑去唱歌?

1992年,可以說是香港電影比較傳奇的一年。

在這年,香港15大賣座電影當中,其中有7部都是周星馳的電影,更牛的是前5名都被他包攬。

這樣的成績,不僅僅是前無古人,甚至可以說是后無來者了。

這已經是周星馳第三年稱霸香港的電影市場,當年那個在片場被人叫「星仔」,為了一個重拍的機會,不惜給導演下跪的人,終于走上了人生巔峰。

也正是從這時候開始,王晶與周星馳開始少有合作。

不是周星馳與王晶的關系從這時候開始變得不好了,而是周星馳已經創建了自己的電影公司,也有了自己去當導演的想法。

另外,周星馳的片酬也太貴了.......

正是這諸多因素,王晶在請周星馳拍電影,就有點不劃算了,他必須尋找新的合作對象。

其中,葛民輝就是王晶力捧的「周星馳接班人」之一。

一、

說起這個葛民輝,也非常的有趣。

此人比周星馳小5歲,也不是科班出身,但是演藝道路,卻比周星馳通暢得多,并沒有跑過龍套。

1984年,葛民輝九龍華仁書院中學畢業。

大學的時候,葛民輝要報名選擇了設計專業,學習之余,他還會去兼職做一些銷售和設計的工作,來補貼家用。

從這樣的人生經歷來看,葛民輝的模板與很多普通人都一樣。

直到1988年,22歲的葛民輝迎來了自己人生中的第一個機會,這也為他未來進入娛樂圈,奠定了基礎。

當年,因「老友記」而成名的俞琤又一次回到了商台,擔任行政總裁。

俞琤在香港是一個非常出名的主持人,此人博學多才,與林燕妮、白韻琴、狄娜、施南生并成為香港的「五大才女」。

此人非常的有魄力,上任以后就開始進行大刀闊斧的改革。

一個偶然的機會,俞琤發現了葛民輝與他的同學林海峰,她覺得這二位就像一對活寶,天生就是干節目的料。

然后,就把他們招進了香港電視台。

讓他們在商業電台林姍姍主持的節目《姍姍收音機》當助陣嘉賓,以一軟一硬的方式,來問聽眾的問題。

這樣另辟蹊徑的做法,確實取得了很好的效果。

兩人也開始有一些固定的粉絲,為了打造兩人的人設,俞琤順水推舟,給他們兩人起了個「軟硬天師」這個稱號。

二、

為了更大地挖掘「軟硬天師」的商業價值,俞琤又進行了一系列的操作。

先是讓二人以交通消息報道員的方式出境,與《譚談交通》類似的節目,葛民輝以「馬路天使」的稱號開始走紅。

「馬路天使」當年的影響力非常大,就連廣州各大電台,都引進他們的報道形式。

從這算起來,葛民輝應該是香港「無厘頭」的鼻祖之一。

俞琤還為他們兩人量身定制了節目《軟硬癲台》,葛民輝與林海峰開始以嘻哈的方式,來主持節目。

隨著兩人合作得越來越默契,俞琤不斷地委以重任。

其中,《妖獸都市周末版》及《老人院時間》這兩檔節目尤其受歡迎,特別是其中的電話整蠱環節,也正是這些節目,讓葛民輝的搞笑天賦得以釋放。

除了主持節目,「軟硬天師」還是粵語RAP的締造者之一......

后來,電視台還把兩人推到了前台,開始主持一些電視節,并且參演一些影視劇。

或許是受周星馳的影響,又或者是自己本來的天賦。

在這些影視劇中,葛民輝的也用了一些無厘頭的表演方式,也正是如此葛民輝引起了王晶的注意。

三、

1994年,葛民輝參演了一部叫《新同居時代》電影。

這部電影的大牌非常多,有吳奇隆、張曼玉、吳倩蓮等人,葛民輝只是一個小配角,在里面扮演一個「同性戀」。

恰在此時,隨著周星馳的強大,王晶也開始尋找新的合作伙伴。

最初王晶選定的人是張家輝,還特意搞了一部叫《千王之王》的片子,讓他做主角,讓周星馳當綠葉來捧他。

甚至自己也親自上陳,客串了其中的大反派「肥螳螂」。

結果電影上映的時候,張家輝完全被周星馳給蓋過了,人們的目光都被周星馳扮演的「黃獅虎」給吸引過去了,根本無人關心張家輝。

王晶第二個選定的人是張衛健,也為他拍了不少片子。

比如1992年的《逃學外傳》,對標的是就是周星馳的《逃學威龍》,這部片子的制片人正是王晶。

為了捧紅張衛健,王晶沒少下血本。

還請來了劉德華、張學友、郭富城、邱淑貞、鄭伊健、任達華、楊采妮等眾多明星,來給張衛健當綠葉,拍攝《超級學校霸王》......

結果張衛健還是沒成為另外一個周星馳。

粉絲們看得多了,也開始覺得無聊,不在為他買單,王晶也不得不重新物色人選。

無意間王晶看到了《新同居時代》這部電影,一眼就看中了葛民輝。

四、

張衛健在參訪中說道,自己在1995年前后,沒有人找他拍片,無奈之下,只好把自己的大房子賣了,前往台灣發展.......

估計也是因為王晶不捧他了,而是捧葛民輝去了。

為了捧紅葛民輝,王晶從自己最擅長的賭片入手,還特意請來了周星馳的黃金搭檔吳孟達來給葛民輝配戲。

初次之外還請來了邱淑貞、彭丹、釋小龍、林國斌、甄子丹等諸多大牌。

在開頭的時候,還讓周星馳進行了客串,拍攝了那部《賭圣2:街頭賭圣》,結果電影上映以后,人們并不買賬。

認為葛民輝的搞笑,更像是裝瘋賣傻.......

1997年,王晶故技重施,請來了周星馳給葛民輝搭戲,拍攝了電影《算死草》,在這部電影中,葛民輝的台詞比周星馳還多。

他也非常的拼命,估計知道這可能是自己最后的機會了。

在電影里葛民輝與邱淑貞,有一段非常纏綿的吻戲,需要他去吻一個豬舌頭,當時正好是夏天。

豬舌頭早早就買了回來,可是因為拍戲不順利。

本來定在上午的「吻戲」,直到下午才能拍攝,而新鮮的豬舌頭也在高溫下,散發出了惡心的氣味。

劇務捂著鼻子送上來的時候,周圍的演員只覺得胃里一陣翻騰.

而葛民輝不僅僅要忍受著惡臭,還裝作一副垂涎三尺的模樣,去給這根豬舌頭來個火辣的舌吻.....

五、

盡管葛民輝如此的拼命,人們依舊不買賬。

《算死草》上映以后,差評如潮,甚至被人稱為是周星馳拍過「最爛的影片」,如果不是星爺都不會去看這部電影。

實際上,這部電影也確實是周星馳在「還人情」。

《算死草》出品人是李國興,曾經投資過周星馳的多部電影,據說周星馳在這部電影中只演了六天。

也正是從這部電影之后,周星馳大部分的作品,都是自己導演,不知道是不是被坑怕了。

書歸正傳,《算死草》之后,王晶徹底對葛民輝死心了。

在接受采訪的時候表示:阿葛永遠成不了周星馳,周星馳都是上把的演法,阿葛是下把的演法,與吳孟達一樣。

「上把」與「下把」是王晶自創的理論,相當于相聲中的「逗哏」與「捧哏」。

也正是從這時候開始,王晶徹底淡了繼續捧葛民輝的心思。

在這之后的兩年時間里,葛民輝基本上沒有什麼作品問世,但是他并沒有像張衛健一樣,需要賣掉房子才能生活下去。

反而因為閑下來,有更多的時間去做自己喜歡的事情。

六、

葛民輝自從出道以來,他的事業一共分為三部分。

第一部分:電視台的主持工作,隨著他成名以后,這一部分工作也越來越少,剛像是一種編制。

第二部分:「軟硬天師」組合的一些工作,除了一些節目之外,他們的歌曲,在香港也非常的受歡迎。

第三部分:才是他的影視工作。

自從1997年,葛民輝減少影視方面的工作以后,他的工作重心主要放在了第二部分上。

除了音樂事業之外,葛民輝還開創了自己的潮牌。

憑借著這兩項事業,葛民輝即便不拍電影,日子過的也十分不錯,不過他并沒有購置房產,而是與妻兒租住在一個月十幾萬租金的豪宅當中。

2006年,「軟硬天師」在紅館連續開了十場演唱會。

基本上每場都座無虛席,兩人還請來了「四大天王」當助陣嘉賓,可見這二位在香港有多麼的受歡迎。

不過據香港媒體報道,這兩年葛民輝過得似乎不是很好。

受「口罩」的影響,全球經濟都不是很少,葛民輝的公司經營也不行,出現了入不敷出的現象。

而葛民輝又是一個非常講究的人,寧愿自己貼錢,也不想裁員,前一段時間葛民輝還被爆出,已經辦理了豪宅。

全家選擇了一處房租更便宜的房子租住。

當然,大家也不需要替葛民輝擔心,他今年雖然已經55歲了,但是狀態還不錯,他的徒弟還是香港的新晉導演。

憑著他這些年奮斗累積的人脈,東山再起可能有些渺茫,維持正常生活絕對沒問題。

只是可惜了,這麼多年過去,香港未能出現另一個「周星馳」。

這里說的「周星馳」,并非是與星爺一模一樣的喜劇演員。

早在1973年,李小龍去世的時候,全香港各大影視公司紛紛培養「李小龍接班人」,什麼唐龍、陳龍、狂龍等層出不窮。

也是折騰了很多年,也沒有一個結果。

直到1978年,成龍憑借《蛇形刁手》一舉封神,從而把香港電影的功夫片又一次盤活。

成龍與李小龍明顯不是一個類型的演員,但是他們同樣偉大。

而如今已經過了三十年,香港都未能出現了一個「周星馳」,實在令人可惜,難道周星馳這樣的演員,真的一百年才能有一個嗎?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