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傳》:十年后才懂,皇帝在凌云峰歡好后的一句話,藏著他根本不愿接甄嬛回宮的真相

十年后才懂:

皇帝在凌云峰與甄嬛歡好,卻根本不愿接她回宮的真相,真的太殘忍了。

有些東西,能驅動的,唯有利益。

感情的錯位

最遺憾的,莫過于在正確的時間里,愛上了錯誤的人。

而皇帝與甄嬛之間的感情,也恰好符合了這一層定論。

「他們愛過,卻從未真正相愛,」是所有人對這段感情的評價。

甄嬛與皇帝是愛過的,但可悲是,他們總是在最好的時間里進行著錯過。

從一開始,一切便有了「宿命」般的結局鋪墊。

從天真少女走向滿腹算計的深宮婦人,從肆意瀟灑的官家小姐,到如今掌握大權的熹貴妃,從最初真心的互相試探,到離心離德的滿腹猜疑怨恨,他們用了半生的時間來互相試探彼此,傷害彼此。

甄嬛與皇帝,本質上就是不同的人。

「我只告訴你,真心,真心是最要緊的。」

「娶親娶貴,真心是最不要緊的。」

這便是甄嬛與皇帝之間最大的區別。

甄嬛曾經愛過皇上,可當她發現,那個她下定決心信任的枕邊人一次次懷疑算計她,甚至把她當替身的時候,她的心便開始顛覆了。

最早,其實是倚梅園的相遇。

但在皇帝的記憶中,他與甄嬛的相遇,則是御花園的那曲《杏花天影》。笛聲勾起思緒的同時,皇帝的心也被勾動了。

甄嬛原本也想過會美好地走下去,即便不能「結發為夫妻,恩愛兩不疑」,至少也能夠做到相敬如賓。

但可惜的是,他們終究未能走到最后。

曾經,這段感情里包含了疑心,包含了愛恨,甚至包含了諸多的猜忌紛爭,但甄嬛依然選擇了相信對方,只因她堅信當年「腰中雙綺帶,夢為同心結」的心意互通;更有華妃權柄傾軋之下,他對他的處處維護。

即便是雷雨聲驚醒,貴為天子的他竟會冒雨趕來,置朝局政況于不顧的關心則亂;甚至還有九州清晏上的處處安排,用心呵護,樁樁件件,真真假假,就這麼讓人迷了心,更亂了意。

但可悲的是,人總是愛上自己所認為的東西,卻未必會相信眼前的事實真相。

「宛宛類卿」事件的爆發,是甄嬛直面現實的開始,也是她對面前這個枕邊人不再抱有幻想的開始。

從始至終,只要她的「四郎」擁有皇帝這個身份,他便注定無法做到全心全意地對待自己,而他們之間的關系,也只能是妃子與帝王,虛與委蛇,因利益而聚集的對象。

而這,才是他們之間始終無法逾越的鴻溝。

愛情僅僅只是封建大背景下,這段感情外在所表現出來的東西,其實它真正的內核,是悲劇。

尤其是皇帝的疑心愈重,甄遠道被困牢獄時,她放棄了自己的自尊,那麼卑微,那麼低下地撫摸著他的鞋子,請求他救治自己父親時,他們之間那層始終未曾得見的厲害關系,終于得以窺見天光。

撥云見日,一切竟是那麼地殘酷!

即便曾經他們的關系看上去是多麼地美好!但卻依然無法掩飾其背后所隱藏的階層關系,有多麼地不可忽視。

即便后期的皇帝真的對甄嬛小心翼翼,可從他口中說出的,依然是「最寵愛的貴妃」,并不是生命中最不可或缺的那個,也不是他的唯一。

歸根究底,他仍是高高在上的君王,而她,則是必須謹小慎微的妃子。

可見,他們背后的階級關系其實是一直存在的,只是皇帝掌握了主動權,而并非他們關系對等,而這,才是這段感情中最不可忽視容忍的東西。

只是現實不夠殘酷而已,而后期的殘酷,令甄嬛清醒而已。

人心的角逐

她從來,都曉得這其中的艱難,只是對方溫情的欺騙太多了,以至于被假象蒙蔽。

有時候,殘酷冰冷的現實才會讓人看清境況,會教人自醒,但若是這現實之上,包含了一層溫情呢?

有時候,人本能地下意識選擇相信時,更多地還是因為一些溫暖地,令人向往的東西,比如愛,比如甄嬛最開始渴望的真心。

而甄嬛會在大結局的時候,對著已然涼掉的皇帝坦然自己當年的心境時,則更是說明了這段感情的錯位之處:

「四郎,那年杏花微雨,你說你是果郡王,或許從一開始,便都是錯的。」

一切正如甄嬛所說:

世間的陰差陽錯從未停歇,只是尋常。

如宜修與皇帝,如皇帝與純元,如甄嬛與果郡王,如皇帝與甄嬛,甚至如沈眉莊與溫實初,一切的一切,都在不經意間進入了某段循環,愛而不得。

他們都掉進了一段以愛為名的陷阱中,甘愿沉淪,卻又因為這樣的情愛,痛苦萬分。

甄嬛入宮后,在除夕夜倚梅園所許的三個愿望,一個都未曾實現。

她說:

我一愿父母妹妹安康順遂,二愿在宮中平安一世,了此殘生。愿逆風如解意,容易莫摧殘。

可這三個愿望要想實現,又是何其地難!

現實的事,她前半生的命運,皆寄于這個手握巍巍皇權的男人手中。

她祈求家人平安,順遂安康,可「純元故衣」事件爆發后,甄嬛失寵,緊接著,便是她的母家被抄家下獄,舉家流放寧古塔;她希望能在宮中就這樣默默無聞地過一生,可那張酷似純元皇后的臉,早已注定了她一生無法低調。

她原本便如梅花般孤潔自立,可後來皇帝同她初遇時,卻是在杏花樹下,三個誓言,終究是一個都未曾實現。

最初,并沒有人能看清甄嬛背后的那一縷情絲。

直至她在長河邊那句「也許更早,」眾人才恍然大悟,原來,一切竟在冥冥之中早有注定。

或許果郡王是甄嬛少女時代的思慕對象,是懵懂情絲抽芽時的選擇,而皇帝則是甄嬛在家族,聲譽,價值,情感間的不得不權衡的抉擇,只是人的感情又何嘗是能夠自己控制的了的呢?

御花園的初遇,當皇帝說他是果郡王的時候,就連她自己都未曾意識到,她少女時代的情愫便已經顯露了諸多,而一切,多少又早在她年少時的夢里,有了期許,也有了諸多的妄念。

而人性的幽微之處又是那麼地真實!

哪個女子不希望自己能夠獲得期許的愛情,幸福一生呢?

但現實永遠是殘酷的。

皇帝終究只能是皇帝,他做不到一生一世一雙人的許諾,更無法滿足甄嬛內心對這份感情的期許。

而為什麼甄嬛又會對果郡王的死耿耿于懷?

問題在于,她享受過真正濃烈的,獨一份的愛意,經歷過一心一意地情,又如何肯愿意再去受深宮寂寞,要一份被施舍從不平等的感情?

這才是甄嬛無法容忍的點。

因為,果郡王的存在,是她后半生唯一的一點歡愉,但可悲的是,皇帝的猜忌與暗藏心中的嫉妒,早晚會毀掉她這唯一的念想。

但話又說回來,甄嬛對皇帝在不經意間展露的渴慕,又是那麼地真實!

但可悲的是,皇帝終究不是果郡王,他們之間,從來都有著質的區別。

即便皇帝手握皇權,可他卻始終無法做到甄嬛所期盼的一生一世一雙人,但果郡王卻或多或少地擁有選擇權。

利益的置換

終究,一切都是錯了。

事實上:

凌云峰上甄嬛的謀算,皇帝看的一清二楚,不過是在合適的時間,合適地給了彼此台階而已。

若是甄遠道未曾病重,或許甄嬛未必會兵行險招,再次委身于皇帝。但可悲的現實是:

永遠地形式比人強,人總得依勢而行。

事實上:

他們之間,從未真正平等過。

而甄嬛的妥協,又何嘗不是因為環境而選擇低頭?

何況,皇帝又何嘗不曉得甄嬛的那些謀算呢?只是在合適的時間里,給了雙方一個合適的台階,彼此各退一步選擇了低頭而已。

我們或許從未注意過一個點:

其實皇帝才是一開始掌握全局的那個人。

真正愛一個人,是不介意將手中的權勢給予另一人的,后期的皇帝對甄嬛雖然有補償的情分在,但給予她的權勢,卻的確是實實在在的。

但可悲的是:

他們從一開始的互相試探,甚至猜忌拉扯,早已耗盡了最初的真心。

說到底:

在未曾得知甄嬛有身孕前,皇帝根本未曾想過要把甄嬛接回宮,若非甄嬛有了腹中的那對孩子,恐怕皇帝始終都還是那個權衡利弊的皇帝。

否則,蘇培盛也不會在得知甄嬛有孕后,隨即喜笑顏開地說,這下她回宮的事不難了。

這本身所代表的,就是一場利益的置換角逐。

皇帝本身便子嗣艱難,而甄嬛的身孕,對于他而言,又何嘗不是一種「天降餡餅」式的存在呢?

而太后當時又急需一個能夠同皇后抗衡的對象,而此時有條件又有舊情的甄嬛,便成了最好的那把刀。

時機到了,環境的助力也缺一不可。

說到底:

有些問題談不攏,不過是利益未曾給到位,條件沒談好罷了。

否則,甄嬛也不會如此光明正大地利用孩子這個籌碼,來為自己回宮,多幾分謀算,歸根結底,是因為,甄嬛真的太了解皇帝這個人了。

無論是早期對宜修的薄情,還是對華妃的算計,甚至是對甄嬛高高在上的施舍,都已證明了一件事:

從登上皇位的那一天開始,他便注只能是那個高高在上的孤家寡人,即便手握皇權,可許多事情,也由不得他自己做主了。

而甄嬛與皇帝之間的角逐,其實從未停止過。

皇帝,是甄嬛第一個愛上的人。

同時,也是她這一生中真實恨過的人。

對于這個男人的感情,甄嬛內心委實覺得復雜地很。

而等到皇帝真的愛上甄嬛時,甄嬛對他的感情卻是究極地復雜。

她是曾真正愛過這個男人的。

但可悲的是,太多的人,太多的事,早已將這段感情消磨殆盡了。

他們之間,注定只能是愛過彼此,卻未曾相愛過的結局。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