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嬛傳:若甄氏一族沒被流放寧古塔,玉嬈的野心比甄嬛更大

導語:甄玉嬈第一次隨母親入宮,看見母親喝下甄嬛宮里的「雪頂含翠」,看見甄嬛有一雙蜀錦玉鞋時,年紀小小的玉嬈,對一切滿懷好奇,在這偌大的宮廷中,與甄母謹慎謙卑的姿態不同,此刻的甄家猶如烈火烹油一般,成為皇帝最器重的家族之一,甄嬛是皇帝心尖上的寵妃,這一切的一切,給年幼的甄玉嬈埋下了一枚種子。

甄玉嬈拿到的劇本,比甄嬛還更好:

同樣是甄氏一族的女兒:浣碧是私生女,玉姚相貌平庸,玉嬈的才學姿色,乃至年輕貌美,無一不遠勝甄嬛若干,連初遇皇帝這一安排,都比甄嬛更加戲劇化。

甄嬛被嬪妃栽贓陷害,玉嬈挺身而出,被皇帝一眼相中,玉嬈的身上,既有華妃的剛烈,又有純元的癡情,簡直是將白月光和朱砂痣所有的質量糅雜在一起,皇帝想要求取玉嬈,一開口,便許諾給她貴妃的位置,連甄嬛都是熬了這麼多年,才得來一個熹貴妃的尊稱,且誕下過龍鳳胎,孕育過朧月公主,且撫養過四阿哥,兒玉嬈卻不同。

從一開始,便能拿到最高配——放眼后宮中,有誰能得此尊榮?但是,這一切都因甄玉嬈一句:我寧愿嫁與匹夫草草一生,也絕不入宮門王府半步而結束,如果不是碰上了十九貝勒,玉嬈這一生,當真不會入宮一步,哪怕以死,也會拒絕皇帝的恩寵,這又是為什麼呢?其實原因很簡單,經過寧古塔的流放后,甄玉嬈年幼時的野心早已經灰飛煙滅。

寧古塔一行,受盡了煎熬:

年幼的玉嬈,是個性情溫和的小女孩,她第一次入宮見甄嬛,除了看上滿宮繁華,只覺得姐姐不愛笑了,和平時不同,那個時候她并不知道,憂愁二字如何寫,而寧古塔的流放,徹底讓玉嬈見識到了,什麼叫做皇帝無情,登高跌重。

甄家是從極鼎盛的位置跌落下來——被祺貴人的父親抓住把柄,僅僅是因為一本詩集,就讓皇帝起了疑心,對甄氏一黨趕盡殺絕,這讓玉嬈逐漸看明白一件事,甄氏也好,姐姐也好,不過是皇帝手里的一把刀,當甄嬛觸碰到皇帝的隱痛時,當皇帝怕年羹堯一事,影響他賢君的名聲,他必須找人背鍋。

甄家的倒台,是皇帝機關算盡下的結果,甄嬛的復寵,也不過是皇帝偶爾想起了那個故人而已,所以,以玉嬈的驕傲和秉性,此生再步入宮門,她的野心,也早已隨著少年時光而散盡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