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4大「無效男主」,男主戲一部接著一部,就是沒法大紅大紫

2022年馬上要完結了,又到了一年一度的年終盤點時間了。

這一年里,有無數演員為自己交上了一份滿意的答卷,比如王鶴棣,他憑借一部《蒼蘭訣》一雪前恥,由被全網吐槽的「古偶丑男」變成了人人追著喊老公的新晉男神。

比如自2006年《神雕俠侶》之后, 時隔16年再挑戰古裝的劉亦菲,與陳曉強強聯手主演的《夢華錄》又掀起了一波古裝浪潮。

另外年代劇方面有《人世間》這種口碑與收視齊飛的,刑偵題材的也不乏《獵罪圖鑒》《警察榮譽》這些被央視親證的好劇。

優秀影視作品的播出,讓參演的演員備受褒獎,熱度持續高漲。

而也有一些演員,看似很紅,一年演了很多男一號,但大部分都是播出的有點小火的苗頭,劇還沒有播完風頭便過去了,觀眾啥也沒有記住。

下面我們盤點一下2022年那些「無效男主」。

、許凱

許凱和楊冪主演的《愛的二八定律》剛剛收官,豆瓣評分5.8分,不夠及格線。

比起已經華麗轉型好幾年的趙麗穎,同樣是85花的楊冪,這一波「姐弟戀」算是又沒有炸出聲響來,搭誰火誰的「旺夫」體質在許凱這里也算是落了空。

原是淘寶模特的許凱2016年被于正的歡娛影視公司招致麾下,次年憑借《延禧攻略》里的白月光角色富察·傅恒嶄露頭角。

在于正的一系列花式運作之下,他很快便男主角演得飛起了,不僅有《烈火軍校》《天舞紀》等外來資源的男一,于正自己公司制作的《招搖》《驪歌行》《尚食》他也是部部男一,妥妥的「歡娛一哥」的待遇。

背靠好資源,逐年水漲船高,他這兩年搭遍了最具人氣的一波女演員,像上面提到的85花楊冪,三金影后周冬雨,「剛女郎」鐘楚曦,還有古力娜扎、景甜等等。

但他每年上線好幾部男主角的作品,除了粉絲們的各種彩虹屁,路人對他的作品印象并不深刻,對他最多的了解或許來自各種吐槽他的演技的視訊主。

今年他一共播出了《尚食》《迷航崑崙墟》《愛的二八定律》三部作品,還有《雪鷹領主》《永遇樂》《樂游原》《仙劍六祈今朝》四部待播,堪稱勞模。

可播出的三部劇沒有一部過六分,其中《迷航崑崙墟》更是低至4.0分。

《迷航崑崙墟》改編自天下霸唱的同名小說,天下霸唱的《鬼吹燈》系列改編的影視劇作大獲成功的有許多,出自同一作者之手的《迷航》自然一開始也是被寄予厚望的。

但是該劇剛一開播觀眾就發現不對味,各種摳圖痕跡明顯的飛天遁地,劇情、節奏、剪輯、演員演技統統不在線。

最重要的是,這明明是部民國背景的懸疑探險劇,許凱在劇中卻宛如在走2023年的時裝秀,時髦時髦再時髦,與其他人好像不在同一個年代。

哪怕有王陽、張晨光、高曙光、何賽飛這些戲骨坐鎮,也無法讓整部劇支楞起來。

而《二八定律》是從去年就開始預熱了,又是時下最流行的「姐弟戀」題材,搭的還是「頂流」楊冪,卻也未能帶他走出困境。該劇中他的演技、原聲台詞、與楊冪的CP感統統遭到了質疑。

據悉,現在許凱馬上要進組跟譚松韻合作一部現代劇《你比星光美麗》,有意思的是,劇還沒開始拍,粉絲已經因為片方把譚松韻放在一番而開撕了。

二、胡一天

胡一天跟許凱的路子有點像,出道前都做過模特。

都是高顏值,個子挺拔,在娛樂圈里有著先天的優勢。

比起那些削尖腦袋往娛樂圈鉆,但撲騰了多年毫無水花的演員來說,胡一天是極為幸運的,他出道第二年就憑借小成本網劇《致我們單純的小美好》里的高冷學霸江辰一角擁有了姓名。

同年,他登上了《快樂大本營》,市場順勢就打開了。

之后的兩年,他主演的《絕代雙驕》《親愛的,摯愛的》《民國奇探》都或多或少給他的人氣有不少加成。

但是,2022年他主演的劇播了四部,反響都非常一般。

《你好,神槍手》里,他合作的是近幾年主攻偶像劇的刑菲,偶像劇題材、加入了流行的體育競爭元素。

可兩位同樣是靠偶像劇發家的青年男女演員,光靠顏值拉不回邏輯不暢通的劇情,強行撒工業糖精的結局就是評分僅有4.9分。

《憑欄一片風云起》他搭檔的是章若楠,還有王勁松、張晞臨、胡亞捷、王思懿等老戲骨客串。

然而,他飾演的張啟投筆從戎于航空事業,成為駕駛轟炸機的飛行員,光是身高這一項就被觀眾詬病了。因為飛行員要求男性身高169到185厘米,胡一天都一米九了。

后來該劇悄無聲息地播完了,豆瓣連評分都未開。

2020年胡一天與張云龍搭檔主演的《民國奇探》反響不俗,雙男主設定很帶感,觀眾也罕見在胡一天臉上看到了除了撲克臉以外的其他表情。

制片方趁熱打鐵讓兩人二搭的《民國大偵探》今年上線卻未達到預期的熱度。

另外一部《超時空羅曼史》他搭的是95后人氣小花陳鈺琪,明明是俊男美女的組合,卻硬生生讓觀眾入不了戲。

不過好在這部劇女主承擔了主要的被吐槽火力,他成功躲過了一劫,但也為他的「無效男主」履歷添上了濃墨重彩的一筆。

三、翟子路

翟子路是萌揚文化公司的藝人,與蔡文靜、江疏影等人為同門。

這個經紀公司是出品了《好先生》《小別離》《小歡喜》《三十而已》《小舍得》的檸萌影業旗下的,母公司近幾年發展勢如破竹,子公司的藝人自然也是手握大好資源。

不過公司對于翟子路倒沒有走強捧路線,一開始讓他在《親愛的自己》《八角亭謎霧》《世界欠我一個初戀》等劇中演了人設很好的男二,有了一定的觀眾基礎之后才把他往上推。

翟子路的長相是痞帥型的,邪魅一笑痞痞的、壞壞的,但不會讓人覺得油膩,這在現在的圈子里是比較稀缺的一類,所以盡管他有身高上的不足,出道短短三年已經圈粉無數了。

今年他開啟了連軸轉的工作模式,播出的、待播的劇一共高達七部。

但他演男主的劇播得多,作品熱度也足夠高,對他的人氣好像影響并不大,比如四月份播出的《沒有工作的一年》里,盡管他是男一號,但是三番,故事主要圍繞兩個女主角展開,大大地削弱了他的存在感。

9月播出的偶像劇《我的卡路里男孩》,相對來說算是校園劇里比較寫實的,可是片方沒怎麼做推廣,不聲不響地播完了。

八月播出的《覆流年》宣傳倒是買得很多,但主推的方向是「重生」的劇情,加上經超飾演的瘋批男二張力十足,搶走了他這個唯獨拿著戀愛劇本的男主80%的光芒。

忙活了一整年,男主戲播了一部又一部,突然一下子沖上熱搜卻不是因為作品,而是他被拍到連續在歐陽娜娜家住了四天,并光著上身從歐陽娜娜家里出門扔垃圾。

戀情一爆出,吃瓜群眾還沒反應過來,雙方的粉絲先炸了,男方粉嫌自家哥哥找了一個黑料纏身的,女主粉嫌自家姐找了一個糊咖。

四、彭冠英

彭冠英畢業于北電,與朱一龍、翟天臨是同班同學。

出生于大東北的他,在外形上有得天獨厚的優勢,近一米九的身高,濃眉大眼,演個將軍侯爺什麼的往那里一站就霸氣十足。

比如《蘭陵王妃》里的宇文邕,《九州·海上牧云記》里的牧云合戈等。

剛出道的時候,彭冠英憑借《因為愛情有多美》系列劇賺得了一些名氣,甚至后來名為《蘭陵王妃》的劇,蘭陵王都只能給他作配。

可后來很長一段時間他沒有作品跟上,人氣漸漸就衰敗了,直到2020年《陽光之下》讓他小火了一把。

為什麼說是小火呢,《陽光之下》改編自小說《掌中之物》,因為劇情特別大膽而在業界口口相傳,書粉都對犯了半部刑法的男主角到底能還原到什麼程度充滿了好奇。

但拍完之后一壓再壓,一刪再刪才播,閹割之后缺少了原著中的那種震撼,自然也就沒有能成為現象級的爆款劇。

但該劇讓彭冠英的事業迎來了第二春,之后他主演了《聽說你喜歡我》《薄冰》《婚姻的兩種猜想》《白色城堡》等劇的男一號,還二搭蔡文靜主演了《不期而至》。

但怎麼說呢,蔡文靜和彭冠英一個比一個體寒,蔡文靜今年一連主演了《底線》《胡同》《不期而至》三部大劇,不僅未能如愿沖進一線,反而成了《底線》里承擔主要吐槽火力的演員。

而彭冠英同樣成績平平,他與楊子姍主演的《婚姻的兩種猜想》只拿到了4.3分的評分,收視數據也不漂亮。

《不期而至》大哥大嫂再聚首彌補了《陽光之下》留給觀眾的遺憾,還是懸疑題材,卻也未能引爆全網。

都說紅不紅是一門玄學,以上這4位男演員很好地印證了這種說法。

不過細細分析,他們沒辦法大爆也不是沒有原因的,有的資源逆天,自家公司的別家公司的男一號任其選擇,但因為演技平平,一年演了無數個角色卻沒有真正把其中任何一個演活,等于做了一年無用功,當然,荷包里是鼓起來了。

而有的演員演技是不錯的,接到的雖然也是男一號角色,但基本上是三流劇本,故事不算精良、制作團隊的水準也有限,所以呈現的效果也乏善可陳。

所以各方面一綜合,他們看起來很忙碌 ,一年四季在拍戲,大小熒幕上也總會有他們的身影,但卻沒有有深度的作品,演完了便也就演完了,觀眾看過就忘記了。

用戶評論